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三个政法败类中就该枪毙一个

习近平在近日召开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指出,政法队伍要以最坚决的意志、最坚决的行动,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,坚决清除害群之马。换言之,也就是习总寄望原本唇齿相依、休戚与共的整个政法队伍,“挥刀自宫”,自查自纠,在并无外在监督的情况下能够做好自我“保洁”工作。

“兵熊熊一个,将熊熊一窝”。政法“老将”还远远不只是“熊”的问题,而是涉嫌巨贪和政变的问题。其所掌握的第二武装力量,早已形成盘根错节之势,不但长期“祸国殃民,荼毒天下”,也居心叵测将党国的最高权力弄得灰头土脸,在事实上牵动了国脉,使法治异化成了匪治和兽治。

这样一个不可一世、几近得手的贪腐和政变集团,又岂会甘心于就此土崩瓦解,做小伏低?又岂会真正“挥刀自宫”、自查自纠?迫于形势的需要,这个贪腐和政变集团或会抛出些小鱼小虾,但得力干将会设法潜伏,并伺机而动。“新政”除害若不彻底,将防不胜防,迟早难免为群蠹所伤。

要真正“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,坚决清除害群之马”,“新政”若扭扭捏捏,寄望其“挥刀自宫”,自查自纠,恐非万全之策,而该以非常手段和霹雳手段予以切实处置。我认为在目前情况下,政法工作包括公检法的工作,都可全线暂停,在全国范围内,可以实行为期数月的暂时军管。

军队当然也存在一定程度的腐败,但和已经烂到家的整个政法系相比,无疑更为廉洁,也更有正气,中国军队完全有能力暂时担纲维护本国社会治安的工作,而且将得到积极的配合。军事法庭和地方法庭触类旁通,法律的硬性规定已条条框框摆在那,军事法庭暂代地方法庭的工作驾轻就熟。

在暂时实行军管期间,“新政”可放开手脚走群众路线,广泛发动群众检举、揭发政法领域的的害群之马,再以霹雳手段,三个政法败类里,就枪毙他一个,看看贪腐和政变集团的得力干将,还怎么去潜伏?还怎么一再将司法当魔方,通过为党政大量制造“敌人”,而伺机向“新政”反扑?

经此一役,不但可确保贪腐和政变集团再无漏网之鱼,也可“而今迈步从头越”,确保政法领域的纯净,使得人心得到回归。“祸国殃民,荼毒天下”者为害政法领域期间,在全国范围内已制造了数不清的冤案,也把整个党国毫不留情推到了亡党亡国的边缘,这样的局面必须尽快予以改观。

十年浩劫,十年教训。执法犯法至此,执法乱法至此,究其根源,还在于这片专制冻土上,缺失真正有效的监督机制和牵制机制。习近平说得没错,“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,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”。对于政法败类,不可手软,三个政法败类就该枪毙他一个。

写于2014年1月9日(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、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、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,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34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35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,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,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,呼天不应,叫地不灵,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