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过去的一年,是……

过去的一年,是天道好还的一年。俗话说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事实上还要不了三十年,恶贯满盈的权倾一时者就已遭致活眼现报,领受了何为天道有循环,善恶有承负。妖孽作祟,罪恶滔天,但观其过程,也就是在天道、人道、阿修罗道、地狱道、饿鬼道、畜生道中,机关算尽而已。

过去的一年,是天惊石破的一年。大张旗鼓“打黑”者不但自己就是个腐败分子,而且要拧紧害命的盖子;把玩司法魔方,动辄给人扣上“颠覆国家政权”罪名者,是巨贪不说,还政变未遂……当初权杖在握,日日灭绝人性,凌弱暴寡。岂料天道昭昭,洞察纤毫。孽畜何曾想过也会有今天?

过去的一年,是无关反腐的一年。虽然有些三台八座落马,但腐败势力依然十分猖獗,真正有效的反腐机制并未就此建立健全,一批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元元之民身陷囹圄,国人普遍面临的还是有冤无处申……运动式“反腐”降服了一些贪官污吏,也只是人心所向,在冥冥之中暗合着天意。

过去的一年,是法治蒙羞的一年。虽有废止劳教制度等亮点的存在,但许多良心犯、政治犯并未走出牢门,还在遥遥无期服刑。与此同时,司法被随意揉搓,“二中央”还是“不尿”党中央,在随心所欲、小题大做地给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罗织罪名,给法治环境继续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。

过去的一年,是极左回潮的一年。民主宪政和普世价值遭到体制内保守势力的排挤倾陷,官方媒体甚至连同军报,曾叫嚣要展开“舆论斗争”,要“敢于亮剑”……然而毕竟大江东去,就是扯出腊肉的裹脚布,也消解不了国人对民主、自由、人权和宪制的向往,挡不住历史车轮的滚滚向前。

过去的一年,是险象环生的一年。天安门前发生爆炸,首都国际机场发生爆炸……不时有冤民在“天子脚下”集体自杀,也时常有我本善良的平头百姓以血刃压迫者的极端方式,在毁了他人的同时也毁了自己……一年7000多亿的公共安全支出,换来的却是这样一种耳不忍闻的公共安全局面。

过去的一年,是拖欠旧账的一年。荒野上演绎的,仍是杀了就杀了、整了就整了、抢了就抢了。各种以公权为依托的血腥掠夺,也还在日日有恃无恐地进行。冤民们不论是呼号在联合国总部的门前,还是哀告在“首善之都”,都同样得不到国家正气的守护。国格在苍茫的夜色中已沦丧殆尽。

过去的一年,是邪恶依旧的一年。在作恶多端中走上了不归路的暴政走卒,在进一步用各种下作伎俩掩盖令人发指的血腥,并且以操弄搜索引擎、伤害无辜等疯狂行径,向当事人公然发出死亡威胁,实施国家恐怖主义。邪恶保全不了你什么,你也不可能真震慑出什么。会有血债血偿的时候。

过去的一年,是……

写于2013年12月31日(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25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26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,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,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,呼天不应,叫地不灵,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