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“维稳”是蠢党挖坑自埋的游戏

“维稳”成了遮蔽问题、践踏人权、助长腐败、破坏操守的代名词。“维稳”变异成了危害中国社会的一大毒瘤,它所衍生的癌细胞,已经扩散到了社会肌体的方方面面,进一步导致了党的离心离德,加剧了官民之间的对立。“维稳”暴露出执政缺乏技术含量,是蠢党挖坑自埋的终极游戏。

作为执政团队,你首先要有的态度该是面对问题,解决问题,而不能是背道而驰,寄望通过毛手毛脚的“维稳”机制,来强行掩盖问题,遗留问题。真正的执政团队在主持公共事务的过程中,既会有宏观上的规划,也会有精细化的管理。而粗暴的“维稳”,泄露出的是“能操一天算一天”。

执政的过程,其实也就是征服人心的过程。驭人只需五大三粗,驭心凭藉的则是感召的力量。古人讲求以正治国,这个“正”字,就包含了明堂正道,包含了心悦诚服,包含了尽可能一碗水端平……撇开以理服人、以德服人,以“买凶”方式践踏人权,无异广泛树敌,不断埋下仇恨的火种。

“维稳”年代价高达7000多亿,长此以往,不怕国库虚空?这样一笔巨款具体开销在哪,毫无透明度可言,其间所隐含的贪腐是不难想见的。当原本令人肃然起敬的执法者,在“维稳”经济中遭到腐化,渐行渐远,渐迷失了自我走向时,“最后一道屏障”的失守,便也不期而至,水到渠成。

天价“维稳”对职业操守所起到的破坏作用,这些年来在国人有目共睹。整个“维稳”体系并非神仙下凡,在暴利的驱动和利益的算计面前,社会公平正义和司法尊严总像是秋后的枯草一般倒伏,人心中潜伏的贪欲再三完胜着职业操守和荣光,以至一条线就这样烂了,而且是烂得如此彻底。

当然它们不会承认自己烂了,在前所未有的经济润滑中,它们忘了冥冥之中自有定数,行事狐鸣枭噪,全不记得了什么叫检点。整个“维稳”体系俨然成了党和政府的化身,甚而干脆就以党和政府自居。蠢党挖坑自埋的游戏,耍得如火如荼,以至黄土已是掩埋到了颈项之上,也还浑然不觉。

写于2013年12月26日(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20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21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,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,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,呼天不应,叫地不灵,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