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大肆掠夺民财后不懂得如何收场

联合国总部门前,长期有走投无路的中国人在喊冤,不时打出这样的横幅:“中国共产党,请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!”“首善之都”北京,每天都有从全国各地蜂拥而来的冤民,在悲愤控诉官商勾结下的血腥掠夺;上海衙门前,也一直形同赶圩,遭到掠夺的市民在进行不屈不挠的抗争……

来自官方的掠夺多年来遍及大江南北。各地“人民政府”在盯上了百姓的房子和耕地,随便丢出几个小钱强买不成之后,就原形毕露,有的不惜雇佣黑社会行凶,有的则公然出动武警或特警,在现场抓人和打人。我们无从确切得知,这些年来,究竟有多少人血溅甚而命丧在这样的抢劫现场。

陕西省前年卖地收入243亿,政府补助被征地农民仅1.22亿;上海居民艾福荣夫妇市值数千万元的祖传家园,被当局以每平米2640元的低价强买,以每平米10300元起价拍卖;我在北京上访时了解到,有地方政府以每亩5万元的价格强买农民耕地,随后以每亩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开发商……

“人民政府”完全扯下了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的面纱,多年来凶相毕露,热衷于抢房抢地的驱动力何在?无它,也就三个字:钱作怪!“我们的”政府不知从何时开始,已变得不再愿意为人民服务,而只愿意为人民币服务,以至不惜一再汹汹逼向草民,以各种名义对坊间公然实施抢劫。

你无法理解:平民上街哪怕是抢夺一条金项链,也会遭到公安的抓捕,并会被法院判以重刑。政府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夺价值远在一条项链之上的民居或耕地,以保护人民生命、财产安全为己任的警察非但不管,还往往一块参与作恶。凡是政府实施这类抢劫,“人民法院”也都一概不立案。

来自官方的掠夺并未止于抢房子、抢耕地。当局强加给你的看病难、上学难、买房难,说破了就是在用“医改”、“教改”、“房改”的名义,对全民展开变相掠夺。在种种隐形的掠夺中,你为保有生之要件人困马乏。你感觉你的一生,就像是当牛做马,谈何做人的尊严?谈何做人的幸福?

人民政府接受的是人民的委托。政府譬若信托所,在主持公共事务的过程中,本该承载人民的重托。而赤党推出的这个傀儡政府,名曰“人民政府”,许多时候非但不能为人民主持公道,谋取幸福,反过来还要与民争利,或明或暗大肆掠夺民财,给“新中国”的百姓平添种种的苦难和重负。

赤党起家时以“革命”的名义,抢地主、抢富农、抢资本家……在“改革开放”中,又或巧立名目或明火执仗,对全民展开没完没了的凶狂掠夺。掠夺所得要么大手笔用于政治演出,要么动辄几百亿为异族免债……不甘被掠夺的国人,在像滚雪球一样增加,纷纷百折不挠向抢劫犯追讨公道。

这实在是个烂摊子。这个公道要怎么还?执政当局迄今也还是厚着脸皮,并没有拿出确实解决问题的办法来。多年惯用的“办法”,是放任地方截访,但已无家可归的冤民,免不了要去而复来。冤民张袂成阴,“首善之都”脸上不好看不说,就连国格都丢尽了,丢到联合国总部的门前去了!

大肆掠夺民财后不懂得如何收场,杀人后也同样不知该如何收场。24年前当局对北京市民和莘莘学子欠下的血债,一直拖到现在未清偿。对信仰群体、维权人士、异议人士等等所进行的大面积、长时间的迫害,当局又如何给得起被迫害者以公道?抢房抢地,这面向百姓进行的是匪性的挥洒。

“过去的土匪在深山,现在的土匪在机关”;“过去的土匪在深山,现在的土匪在公安”……在访民中普遍流传的这类顺口溜,一语道尽着一个时代的黑暗。用无耻扛着,或用截访之类进一步激化矛盾的方式来保持首都脸面的相对“好看”,终归不是办法,大肆掠夺民财后得想想如何收场。

官匪横行暴露出“人民政府”的徒具虚名。艾因·兰德在《流氓政府的性质》中惊呼:“政府不再是人们权利的保护者,而是成为最危险的侵犯者;不再是自由的保护者,而是建立奴役的体制;不再使得人民免受武力的威胁,而是首先使用武力对付人民;不再是人民之间关系的协调者和基于社会准则的服务者,而是成为用威吓和恐怖手段控制人民的工具;它不倚仗法律,对社会资源的支配来源于官僚机构的任意决断……我们发现了一种奇怪的颠倒:政府可以做任何它想做的事,而公民只能在得到政府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做。这是人类历史上由野蛮力量控制的最黑暗的时代。”

要告别“人类历史上由野蛮力量控制的最黑暗的时代”,使中国百姓确实摆脱有形或无形的掠夺,关键在于让司法回归本真,独立于任何权势之外,不再成为党政或任何利益集团的附庸。而这首先有赖于推行民主政治。唯有民主政治,才能让党政以及司法的操守得到最大幅度的提升和保障!

写于2013年12月24日(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18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19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,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,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,呼天不应,叫地不灵,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