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“二中央”的反扑

“全面深化改革”和“反腐”在鸣锣开道,曾经不可一世的“祸国殃民,荼毒天下”者,宛若昨夜黄花,自此风光不再……可一团乱麻的荒野,在人权状况上非但不见有所起色,相反在进一步恶化:访民的处境更是艰难,频遭暴力殴打;“执法”者在密集加害维权人士、异议人士和律师……

“二中央”又一次无情撕走了“新政”脸上“法治”的面纱,将其愤而掼倒在地,踩踏了一脚又一脚。没听说过几起冤假错案,在“新政”时期得到了纠正;也没有多少天可怜见的男女,在换季之后能真正免于沦为权斗棋盘上的棋子。寒风翦翦,正凄厉地诉说着这时节,照例是凶险的季节。

身价下跌本已气得够呛,现又整肃俺们的老大,作小弟的,岂能不替老大出气?谁是撒气的对象?软柿子捏惯了,于明处只能是一成不变,拿无权无势者来撒气。“法治”是什么?法治就是一个魔方,或若一个面团……想让它圆它就圆,想让它方它就方。看你“依法治国”的脸面能往哪搁?

党中央常常败给了“二中央”。上一个“新政”,在“二中央”无尽无休的乱拳打死老师傅之扑击下,被整得鼻青脸肿,以至怨声载道,以至终于成了个烂摊子,而且已然被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。这一个“新政”,在“二中央”攻势凌厉的反扑面前,显见也快要担上暴政和恶政的千古骂名。

在上面说一套、下面做一套面前,在乱世枭雄之余孽未被完全肃清之前,在有效监督机制和牵制机制当真建立前夜,任何“新政”的灰头土脸都只会是在所难免,一地鸡毛将会继续,永远也不会有真正的法治和仁政。摆不平“二中央”,华丽登场,黯然退场,就注定是高枝枭鸟固有的宿命。

“二中央”是把双刃剑,对高枝上而言,没它不行,提着它稍微不小心,又易伤及自己的脸面或手指。从“二中央”的反扑来看,这个感觉失落的部落在出疯招,正气急败坏添乱。梦想是华丽的,愿景是美好的,但若抵挡和遏制不了“二中央”的反扑,梦想中的煦色韶光就还会是海市蜃楼。

写于2013年12月19日(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13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14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,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,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,呼天不应,叫地不灵,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