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“维稳”经费用途宜全面公开

周永康秉政时期,中共当局的“维稳”经费连续几年高于国防开支。这是笔巨款,整个“维稳”体系年复一年拿到这样的一笔巨款后,具体做了什么,一笔笔钱是怎么花费的,其间是否存在层层贪腐,该给国人一个透明的交代。相关方面宜自觉将“维稳”经费的用途全面公开,以配合反腐。

人所共知,中共当局这些年来的所谓“维稳”,更多层面不是确实致力于维护社会稳定,而在于不择手段维系一党统治,并雪上加霜,不断以兽行迫使国人像纳粹时期的犹太人一般,得甘于杀了就杀了、整了就整了、抢了就抢了。整个“维稳”体系多年来,在扮演近似于“打冤队”的角色。

中共并非生产单位,除党费收入,就再无别方面的合法收益。基于这一判断,我们也不难顺理成章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“维稳”经费连续几年高于国防开支,所消耗的不可能是中共有限的党费,而只会是民脂民膏。每年仅此一项,就消耗纳税人数额如此庞大的税赋,怎能不给国人一个交代?

维护社会稳定本是职能部门的天职所在,“维稳”体系同样只是国家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,何以得天独厚,要让此螺丝钉得到这般令人瞠目结舌的经济润滑?难道“维稳”体系才是党妈妈亲生的,其它部门则全是后娘养的?“维稳”经费高于国防开支,是否说明党的安全比国家安全更重要?

无所谓有效监督,就无所谓廉政建设。“维稳”体系年年消耗如此巨额的民脂民膏,占用了这许多国家资源,理当自觉接受纳税人和国家相关部门的全面监督,把“维稳”经费的具体用途,一一向国人和国家相关部门公开亮账。现在是互联网时代,若是经得起检阅,何惧将账目在网上公开?

花大代价“维稳”出的是这样一副局面,这笔巨款花费得是否物有所值,答案已在国人心底。时下“反腐”的雷声响彻云霄,纪检部门是否也该翻翻“维稳”的账目,看看“维稳”经济中到底隐含着多少贪腐?“维稳”经费的用途是否全面公开,当也属于检验当局真假反腐的重要标杆之一。

写于2013年12月13日(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07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08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,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,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,呼天不应,叫地不灵,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