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吸血鬼自述

疏枝弄影,孤帏夜永。我踏着血泊、裹着夜色扑来,在苍苔蠹壁里,我兀自端坐在一脉相承的席位上,边咿咿呀呀弹唱着“改革”和“反腐”的欢歌,边在暗黑中用阴狠的目光觊觎众生,无视荒野万般的履汤蹈火。我的唱腔虽有所改变,但惯有的食性无改,我就是传说中蔑视诫律的吸血鬼。

我在荒野苍生必经的路口设下十面埋伏。你想要就诊、上学、买房,无疑就得途经我设伏的路口,就免不了要被我一把按倒在地。我以各种貌似堂皇的理由,将无形的吸管深深插入你的血管或胸腔,吸干你所有的血汗。我是饥肠辘辘的吸血饿鬼,我打的是歼灭战,我要力争把黄种人给歼灭。

你可以在病痛中硬挺着不上医院,可以自甘成为文盲,可以宁可露宿也不买房,但你不可能控制得了体内的荷尔蒙。你在一夜男欢女爱后,就很可能又不由自主进入了我的伏击圈。“超生”是你人生中致命的错误,为了弥补你的错误,你必须挽起袖管,由我来吸光你身上仅存的那几滴血汗。

我不断掠夺荒野苍生祖传的耕地和房子,我变卖了大量的厂房和机器设备……我穷尽一切吸血的手段,令这片荒野上陡然冒出了许多的桑户蓬枢和白骨累累,但似乎还是觉得饥肠辘辘。若是长城和华表能变卖,我一定也会将它们给变卖了。我和这片黄土地天生有仇,我要让它变得寸草不生。

我像饿鬼一般,死死咬住了荒野苍生的颈项,无休无止吸血,但我这个吸血鬼也一样会有被吸血的时候。隔三差五,逢年过节,我都得给山那边的厉鬼送去大堆大堆的贡品,这实在是无奈之举。若我自顾打着饱嗝,怎能端坐在一脉相承的席位上,边吸血边高唱着“改革”和“反腐”的欢歌?

我标榜自新,吟唱“改革”和“反腐”的欢歌,但我救赎不了哪怕是一只囚在笼中的啄木鸟,哪怕是一只为着追寻公道挣扎在雪夜的蝼蚁……我哪能迁善黜恶?怎会给你阳光?我割舍不了这可亲的幽暗,它让我如此狂妄和邪恶。我手执锤子和镰刀潜行在暗夜,别称“窝里横”,又名吸血鬼。

写于2013年11月26日(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90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991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,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,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,呼天不应,叫地不灵,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