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犯罪集团吆喝“全面深化改革”

一个靠了杀人和政治诈骗起家的犯罪集团,竭力挥舞着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”的旗子,擂着“为自由而战,为人权而战”的破鼓,于尸山血海里得了金銮殿,就原形毕露,掉出了反民主、反自由、反人权的底裤。后又摇身一变,使劲吆喝“全面深化改革”。又将会“改”出什么,鬼神莫测。

将原野毁成荒野,其实已无资格主事。你要强行鸟瞰众生,要让苍生对你的“全面深化改革”还能多多少少保有信心和期待,至少也得要有相应的政治姿态,让人确实看到此团队有别于彼犯罪集团。然而到目前为止,暮色中张挂出的还只是画饼一张,就连正气氤氲在黑土之上的空间都没有。

要进行“全面深化改革”,首要的一个动作就当是进行坚决的切割,让上帝的归上帝,让凯撒的归凯撒。“全面深化改革”的起跑点应是一腔正气。一个犯罪集团或是一窝兽群,不可能沉下心来完成“全面深化改革”。可叹体制还是这体制,货色还是那货色,不过就是换了些头面人物而已。

就算这些头面人物全是肉身菩萨,全是神仙下凡好了,在陈腐的框架之下,尔等又有什么行之有效的办法,把一个恶贯满盈的犯罪集团,像变魔术一样,优化成鞠躬尽瘁服务于国家和人民的团队?没有这样的一个团队,“全面深化改革”从何谈起?嘴上吆喝,就能吆喝出“全面深化改革”?

倒在“反腐”旗下的赃官污吏只是九牛一毛。蛇鼠一窝之下,对苍生而言,朦胧映现的“全面深化改革”必将又是幻象。哪怕做出了字面花枝招展的官方文本,充其量只是望梅止渴,苍生得到的还会是“纸上的权利”。党章唱得够风骚,宪法说得也妖娆,但对苍生而言,一直就只是些摆设。

承接权力的同时也承接了债务。不想偿还旧账,不想实行切割,只想打个马虎眼,就权当这个犯罪集团对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压根就不曾发生,对兽群中的害群之马也拿不出有效约束的策略,任其横行无忌,祸稔恶积,怎么可能凭空画出煦色韶光?怎么可能会有真正的“全面深化改革”?

“改革”啊“改革”,多少罪恶假汝而行!“改革”至今,“改”出了面目全非。岂止是“房改是把腰包掏空,教改是把二老逼疯,医改是在提前送终”?国格沦丧,民不聊生,贪腐成风,司法糜烂,冤魂遍野,道德崩溃……说到荒野安全,将荒野操弄成了这样,还会有什么荒野安全可言?

决策重在执行,细节决定成败!决策层就是有三头六臂,细节方面的工作也还是要靠执行层去完成。以往进行的尚属局部“改革”,就已将这荒野硬生生给践踏成了这样,往后要在旧框架下进行“全面深化改革”,而且是由一窝已然异化成兽者在具体执行,恶棍就此从良的支撑点呢?何在?

是啊,劳教制度废止了,灭绝人性的计生政策有所放宽……但回眸过去,谁能喝彩?收容制度废止后,取而代之的是五花八门的黑监狱,是黑头套,是被精神病……只要养得起,你生一群又如何?地震即将来袭时,须是衙门不会再“辟谣”,或是你的孩子被叫去学校后,不会也骤然被虐杀。

掩映荒野的是相同的暮色,具体执行“全面深化改革”的还是午夜阎罗之旧部,只是高枝上又换了唱腔而已。在极权摆弄一切的夜空里,没有民主政治的保障,难有星光之闪耀。你一旦遭遇了天崩地坼,惊见的是沆瀣一气的行尸走肉。你能奢望犯罪集团的“全面深化改革”给你带来什么呢?

写于2013年11月19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“伟光正”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83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984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,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,受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,呼天不应,叫地不灵,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