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“敢于亮剑”不如组建“缝嘴队”

——想要独占话语权是执政团队不该有的政治失态

手执利剑在人海里进行“舆论斗争”,还“斗争”个啥子嘛。既要耍狠,倒不如干脆组建“缝嘴队”,见人即按倒在地,全数缝上民众的嘴巴,来得更为利落。掌握了颠扑不破的宇宙真理,还要像盘踞在上甘岭,“铆在意识形态斗争的阵地上”,抢占舆论制高点,这太费事,也太搞笑了吧。

闻一多曾在演讲中怒道:“大家都有一枝笔,有一张嘴,有什么理由拿出来讲啊!有事实拿出来说啊!为什么要打要杀,而且又不敢光明正大的来打来杀,而偷偷摸摸的来暗杀!”“敢于亮剑”之内核,仿若喊打喊杀,暴露出想动粗者恼羞成怒,辩驳能力太差,连讲理的仪态和耐心都没有。

执政团队的要务是什么?一个国家若有真意义上的执政团队,应不难得出这样的价值判断:执政团队的第一要务肯定不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,总想着给自己的脸上贴金,在恶评如潮中以千奇百怪的手法给自己以高评价,更不是图谋干脆以粗暴手段捂住民众的嘴巴,以利己方独占话语权。

真正心系国家前程和人民福祉的执政团队,会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要务所在,那就是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,众说纷纭、莫衷一是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当权的政治团队,是否能最大限度地提高自己的服务质量,是否真在全力以赴面对问题,解决问题,在确实积极致力于服务国家和人民。

匿瑕含垢,心胸开阔,公听并观,能够倾听,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,是真意义上的执政团队必须展现的政治姿态,也是一种本该具有的最起码的政治风度。但凡注重细节、责任感强的执政团队,不但会敦本务实,还会多方虑及自己的政治姿态,注意自我成熟、稳重、得体之政治风度的养成。

因为我是高高在上的执政团队,所以天经地义只能由我来独占话语权,尔等升斗小民只能有对我一概附和的义务,不能有真正独立言说的权利,哪怕我千错万错,尔等只能是应声虫,而不能是针尖,是麦芒,否则我就要对其施以颜色……类似的想法出自霸王思维,一旦践行,即为政治失态。

持衡拥璇的政治团队所拥有的话语权,无疑会远远地大于黎民百姓,在各种广场效应的作用下,当权者的言说影响力也通常会远胜于匹夫匹妇,因为拥有了太多诸如此类明显的优势,常态情况下这样的政治团队根本就用不着去和民间争夺话语权,更别说是突发奇想,蠢蠢欲动要独占话语权。

反观危言耸听,夸大其词,说什么“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看不见硝烟,但同样你死我活”,叫嚷“舆论斗争”,鼓噪“敢于亮剑”,甚而搞笑到扬言军队只有像当年守上甘岭那样,铆在意识形态斗争阵地上,要抢占制高点等等,奇葩朵朵!莫非米价低至五角钱一公斤,因此总是吃饱了撑得慌?

岂止是吃饱了撑得慌,简直就是倒执手版的惊惶失态!上述种种,难道也是执掌朝政的政治团队甚至军队份内之事?在朝文官之基本职责是以国事为意,在朝武官之基本职责是保家卫国,都想着空食俸禄不尽其职,吃饱了撑的异想天开去和人打嘴仗或打笔战,谁来勤于政务?谁来守卫疆土?

简言之,执政团队的要务就是尽最大可能做好份内的事,至于做得如何,只能是交给服务对象去评判。以泰然自若的从容和淡定笑看“异花四季当窗放”,是一种逸韵高致,也是一种起码的政治姿态和政治风度。真沉得下心去服务国家和人民的执政团队,不会出现要独占话语权的政治失态!

写于2013年10月22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“伟光正”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55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956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