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荒庙里的机器上就两齿轮在转动

风雨萧条,削铁无声。荒庙内虽架设了庞大的机器,机器上虽遍布了大大小小的齿轮,但俯仰流年到而今,这架锈迹斑斑的机器像极了荒废的磨坊里随时会散架的风车,不可能再现整体性的运转。荒庙烟囱不再冒烟,已无晨钟暮鼓,更无梵唱朗朗。一架庞大的机器上,就剩两个齿轮在转动。

荒庙内外,在暮色苍茫里已是一副破败荒凉的景象。落叶铺满荒庙的同时,也年复一年飘落在这架老旧的机器上,已导致了无数齿轮的卡壳。你说不对呀,这架机器虽然十分老旧,但至少应该也还有三个齿轮在转动。可对荒野苍生而言,这架锈蚀已久的机器上真在运转的,就只有两个齿轮。

庙里贯朽粟陈,你有支配权呢?还是有发言权?庙中野僧决疣溃痈,说到底只是荒庙里的“家事”。那个叫“反腐”的齿轮时转时停,在很大程度上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,无减庶民苦难分毫。边转动“反腐”的齿轮,边继续任由苍生遭受腐败的侵蚀,你就更难感知这个齿轮确真是在转动。

就连杀人的事,抢人的事,荒庙里年深岁久都无人站出来秉持公道啊,你能说“反腐”的齿轮真在转动吗?在荒丘上啼饥号寒、行号卧泣的山民,一如季节更换之前走投无路,你能说“反腐”的齿轮运转有效吗?当“反腐”沦为权力斗争的掩体,惯于看人下菜时,该齿轮的功能即丧失殆尽。

荒庙里架设的这架机器,几十年来沉浸在专制的泥潭里,早已布满各种细菌,有的只是白骨苍苔,又岂是时灵时不灵、只是象征性地转动几下“反腐”的齿轮,就能将整架机器给驱动的?它真在保持高速运转的,就两个齿轮,而这两个齿轮的转动功能,终极目标无改,在于维系暴力和谎言。

在人人皆可拥有话筒的季节,靠了常年制造谎言、掩盖真相、颠覆常识而存在的齿轮,不论再怎么高速运转,都已是贻害有限。谁都可以普及常识,谁都能坚拒再相信谎言,谁都不难公开真相。由此这个齿轮的转动,在实际效果中已演变成了一种惯性运动。除了凸显无耻,就再无别的意义。

望影揣情,这架庞大的机器虽然从表象上看,还剩两个齿轮在转动,可今非昔比,荒庙里所能倚重的,可怜至极就剩一齿轮,或曰一政治工具,所以已连续几年不惜工本,对这一齿轮加以特别润滑。可叹就连这样一个齿轮,也只是镀了一层律法的黄金,更多时候进行的却是一种反向的驱动。

这个齿轮被润滑的结果是:该抓的不抓,不该抓的反而给抓了;该杀的不杀,不该杀的反而杀了……这形同饮鸠止渴,这一齿轮的频频反向驱动,悄然替荒庙里制造着数不清的“敌人”,给荒野上增添了莫名的阴森和恐怖,导致苍生对“法治”感到进一步绝望,对专制暴力越发憎恨与唾弃。

这架老旧的机器,当然还有一些专为荒庙里吸金的齿轮在忽明忽暗运转,但这些齿轮对你而言有比没有还更糟,它一步步地将你逼入生存绝境的泥潭,因为运转“技巧”,渐渐麻木着你的感知。你通常面对的是上述的两个齿轮,一个齿轮一厢情愿想再忽悠你,一个齿轮逼你每天活在恐惧里。

荒野里有座荒庙,荒庙里有架机器,机器上就剩两个齿轮在转动。遭遇了不公不义,你走向这座荒庙走向这架机器,惊觉绝大多数的齿轮是虚设的。史无前例的荒庙不但压迫、压榨你的一生,而且算计苍生传人。荒庙内外焉有真正的受益者?它们愧对良知,愧对子孙,会有被清算的那一天。

写于2013年10月20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“伟光正”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53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954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