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的牌坊后面

当局对薄熙来受贿、贪污、滥用职权案做出了一审判决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国内“权威”媒体因此在汙泥浊水中高树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的牌坊,称这一审判“彰显了法治精神和司法正义,表明了我们党和国家依法惩治腐败的坚决态度和坚定决心。”

在以往的岁月里,“我们党和国家依法惩治腐败的坚决态度和坚定决心”,在戏台上已“表明”得再清楚不过,全国观众被迫“观赏”这出演了几十年的肥皂剧,眼里看得已几乎要长出茧来。但演技派兴犹未尽,唯恐国人看戏没看明白,还要一而再、再而三,把态度和决心再“表明”一下。

反复“表明”的结果是什么呢?同一篇高树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牌坊的吹拉文字,已不问自答:“当前,腐败现象依然多发,滋生腐败的土壤依然存在,反腐败斗争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,只有始终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,坚持依纪依法严惩腐败,才能正党风、顺民意,才能聚党心、得民心。”

这足见党国的“反腐”,较之好莱坞巨片演绎的星球大战,更像是一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要借着一次“世纪审判”高树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的牌坊,也等于是在不打自招,自我揭穿汙泥浊水里此前根本就没有“廉洁政治”这东东。这回的“表明”,能否培育出一潭青莲,还是只有天知地知。

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的牌坊后面藏有太多疑问。戏台上你方唱罢我登场,“反腐”大戏演到今天,仍然是“反腐败斗争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”,年深岁久的“反腐”,到底是干什么吃的?照着同样的方子左右手互搏,遑论“表明”了,就是牛头马面们一块哭哭吧,看能不能将一头死马给医活?

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的牌坊后面腐败成本低廉。薄熙来若深藏其政治野心,这时兴许还在洋洋洒洒做“反腐”报告。在顺我者昌、逆我者亡的荒野,想要腐败就得“听话”,对上低眉顺眼,贪腐的成本与贪腐的收益之间,就往往会形成巨大的反差。腐败成本低廉至此,不腐败的反而像是傻瓜。

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的牌坊后面不乏魑魅魍魉。薄熙来会受贿、贪污、滥用职权,张熙来、李熙来在这样的汙泥浊水里,莫非就是神仙下凡?就能“出淤泥而不染”?就不会受贿、贪污、滥用职权?薄妻会杀人,张熙来、李熙来的七大姑八大姨以及狐朋狗友呢,就立地成佛?就一定不欠血债?

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的牌坊后面耳光如此响亮。与“世纪审判”几乎同步进行的,是平和表达要求官员公开财产之诉求者被抓,实名举报贪腐的记者被抓,揭发“表哥”的网民被抓……当局假借“释法”之名挤压表达空间,甚而杀气腾腾叫嚣“敢于亮剑”,就差没公然宣示要把腐败进行到底。

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的牌坊后面乌云遮天蔽日。时至今天,无人为过去的十年浩劫负责。大量有冤无处申的衔冤负屈者一样是挣扎在非人间,面对的是黑暗无边。倚官挟势者杀人没事,整人没事,抢人没事,没有谁真正在乎百姓的死活,荒庙外照样是杀了就杀了,整了就整了,抢了就抢了……

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的牌坊后面只是丰墙峭阯。在落后、腐朽和反动的茅草堆上高树“建设廉洁政治”的牌坊,无疑根基不牢,注定风雨飘摇。无有效权力监督和制衡,无法治的真髓所在,无道德律的自我约束,仅凭演出几堂看人下菜的“反腐”大戏,想要“建设廉洁政治”,纯属痴人说梦。

写于2013年9月23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“伟光正”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26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927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