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以煎止燔的“敢于亮剑”

过去的十年,一股尤为猖獗的反动势力吃里扒外,在方方面面故意与民为敌,不但消耗了巨额国家资源,而且也为执政党挖下了深坑,留下了满是血泪的巨债,人为制造了数不清的“敌人”。承接权力的同时也承接了债务,怎么厘清旧账,捂热人心,当成为“而今迈步从头越”的重中之重。

“大敌当前”,“自信”渐失,心乱如麻,心生惶恐,这是不难理解的。但乱上添乱,不积聚和祥之气,反膜拜肃杀之气,欲以“敢于亮剑”封堵悠悠之口,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只会落下千古骂名。外侮种种不敢亮剑,网上言说就要拔剑,这剑亮得也太欺软怕硬了,太缺乏英雄气概了。

只要体制性的压迫还广泛存在,只要杀了就杀了、整了就整了、抢了就抢了的现实无改,“一小撮”当权者面对庶民越是“敢于亮剑”,越是会将自己逼至大众对立面,越易激发强烈的反弹,越是会导致墙倒众人推。哪怕一半国人会倒在血泊里,剩下的另一半国人也还是会生生不息地抗争。

春秋战国时期有“子产不毁乡校”的美谈,村哥里妇都懂得“只手遮天能几时,万民有口终须说”的道理,设若互联网时代的高居庙堂者反而倒行逆施,缺乏休休有容的起码胸襟,反倒要以高压手段逼使民众道路以目,那么只能说是守缺抱残,强权下的任何呓语,到头来只会化作痴人说梦。

这片苦难深重的荒野,几十年来已被意识形态的洪流冲刷得满目疮痍,面目全非,在一地鸡毛面前,“权为民所赋”的当权者们,不想着如何解民倒悬,反而泥足深陷,又要沉陷在意识形态的泥沼里,蠢蠢欲动“敢于亮剑”,这根本就是吃饱了撑的,是以煎止燔,是卻行求前,是方法不对。

“打击网络谣言”固然是让网民姑且闭嘴不错的一个幌子,但当权者在“谣言四起”面前,首先应该想到的是为什么会有数目如此之众的网民上网“造谣”,为什么会以各种方式宣泄各自对公权的不满,难道这些人也是吃饱了撑的?民怨沸腾的社会现实,难道也是网民“造谣”给造出来的?

网民一语不慎,强力机关即可随随便便给其扣上一顶“造谣”的脏帽子,对其予以打击。公权傲立在舆论垄断的高坡上,长期颠倒黑白,肆意愚民,谁来打击?哪怕惨案当前,公权都能指鹿为马,搞“统一宣传口径”,连惨烈遇害的学子都要进行蹩脚构陷,这种灭绝人性的官谣,谁来打击?

在公权妄为、民权缺失的独裁丛林里,强权肆无忌惮将法脉准绳踩在脚下,对不可予夺的言论自由施以“敢于亮剑”的恐吓是容易的,确实有效冰释怨结民心的现实,是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完成的。在严酷的现实面前,荒庙内不抚心自问,反欲以煎止燔,只会进一步增强国人对独裁的鄙弃。

不想确实致力于解决问题,总是毛手毛脚倾向于用下作手法遮蔽问题,这是荒庙内传承已久的一大痼疾,只要这痼疾还得不到有效根治,那么别说是色厉内荏“敢于亮剑”,就是把强权下的各种下作手法玩出花来,也还仍然会是治标不治本,阴风怒号的荒野也还是不会有真正晴朗的那一天。

虽然面对的是副烂摊子,但只要工夫深,铁杵也能磨成针,不可轻言放弃。对真有心报国的庙堂中人来说,什么是优势?不曾欠有血债,这就是最大的优势。任眼前乱云飞渡,我自从容,保持清醒是必要的。拒绝被“祸国殃民,荼毒天下”的残余势力绑上战车,这在谁都是与生俱来的权利。

写于2013年9月5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“伟光正”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08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909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