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国贼禄鬼打开了潘朵拉魔盒

佛曰: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一方一净土,一笑一尘缘。”国贼禄鬼同恶相求之后,佛心悒悒,不见一寸净土。国贼禄鬼打开了传说中的潘朵拉魔盒,黑暗像潮水般蔓延,一发不可收拾,贪婪、杀戮、淫乱、恐惧、痛苦、麻木、疾病、贫穷、仇恨、绝望、焦虑等等,席卷了茫茫荒野。

纵使把国贼禄鬼架上火堆,施以烈火烘烤,使之全数化作灰烬,也难解荒野苍生的怨入骨髓,且难于挽回陌上曾有的春色阑珊。国贼禄鬼打开潘朵拉魔盒,仅在短短十年间,甚而只在弹指一挥间,而要再还原涂歌里抃的景致,山山水水不知又要经受多少的洗礼,不知要空叹多少个急景流年。

国贼禄鬼打开潘朵拉魔盒,施害的不只是荒野苍生,吃里扒外动摇的,也已是整座荒庙的根基,让人充分见证了厉鬼的可怖可憎,使“你们都吃不得,只能我来吃”的盛宴,刚津津有味吃到一半,就举座皆惊,酒席就此被推到了摇席破座的边缘。国贼禄鬼坏了帮内好事,活该受到帮众严惩。

但只是扎起一两个稻草人,在其额头上贴张“大老虎”的黄纸符,朗声念些似是而非的咒语,这是远远不够的,充其量只是在一时之间,阻吓了蠢蠢欲动的麻雀与蛇鼠,既无法保证幽灵不再出现,也难保又有国贼禄鬼再打开潘朵拉魔盒。荒野不堪至此,仪式又这般潦草,恐难求得风调雨顺。

能杜绝国贼禄鬼危害一方净土的药方久经检阅,人所共知可以药到病除,只是夜郎们的主义总是躲在红色幕布的后面,饰演睡眼惺忪的样子,不顾谬论并不会使黑夜延续得更长久的常识,自我照射出“特色”的光环,强词夺理说着“腐朽”主义的不是,以为自慰着,即可盖得上潘朵拉魔盒。

那么就睡眼惺忪着吧,继续玩儿左右手互搏,继续“发现一个,查处一个”好了;继续哼着“反腐”的欢歌,看能否再“反腐”反个几十年,反出的是越反越腐好了;继续怕着拔出了萝卜带出了泥,一任这荒野踏故习常,杀了就杀了、整了就整了、抢了就抢了好了;向天再借500年好了……

国贼禄鬼打开了潘朵拉魔盒,在将一切变得面目全非的同时,已把许多物事迅猛推到了刻不容缓的绝境,正如角色互换之事常有,荒野里的气候也大不如常,今天阴晴,明天就可能是血雨腥风。不怕,荒庙里不乏鹰犬爪牙……但事实如何呢?事实已印证鹰犬爪牙反噬时,只会来得更是凶狂。

荡涤潘朵拉魔盒被打开后的流毒,还陌上以真正的云淡风轻、风调雨顺,给苍生以出路,给自我以出路,既是一种明智,更是一种责任。佛即心兮心即佛,佛眼佛心再见烽火连天、生灵涂炭,佛也得流出泪来,顽石也必将凝结成忧伤。“前溪夜舞,化作惊鸿留不住。”固守一途,所为何苦?

写于2013年8月17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“伟光正”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589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890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