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兽群与你并不在同一辆车里

不要低估了夜魔证龟成鳖的能力,马鹿易形一向是其拿手的好戏。浊浪排空的荒野浮石沉木屡见不鲜,夜魔披着“统一宣传口径”的外衣,于藤蔓和荒草间再度裸奔,任何形式的未风先雨,在你都有可能是草率轻信了谩辞譁说。你确真看到的只是又一滩淋漓的血泪,未必真看到了水落石出。

“大家都在同一辆车里,如果一个人绝望,那么所有的人都不安全。”这比喻早在多年前我就在一个时评编辑的笔下见识过,不算新鲜,也委实谈不上是“意味深长的隐喻”。实际情况是兽群与你并不在同一辆车里,不安全的只是匹夫匹妇,兽群在尸横遍野中却已安全地走过了半个多世纪。

兽群就只差空气没能享用特供,怎会和你“在同一辆车里”?每天不得不食用有毒食品的是你,出行中面临种种隐患的是你,女儿可能被校长或老师带去开房的是你,遭遇血腥强拆的是你,奔走在皇城同样哭诉无门的还是你……假使兽群和你“在同一辆车里”,你也早就不会是这样的际遇。

你身不由己沦为暴政的走狗,只因食盆中骨头稍多,就误以为和兽群是“在同一辆车里”,这也同样是错觉。在民怨沸腾中随时可能“壮烈牺牲”的是你,在人海中总是遭受白眼的是你,将来难免要遭受调查和审判的仍然是你……兽群若和你真“在同一辆车里”,还能这般不计后果驱遣你?

你在雾阁云窗内担任衙役,惯于不分青红皂白执行上峰的指令,只因日常比街坊活得更体面更霸气,就误以为和兽群是“在同一辆车里”,这实在只是自作多情。随时可能遭遇钱明其或杨佳的是你,被人吐口水的是你,日后百口莫辩的还是你……兽群岂会和家奴或门丁坐“在同一辆车里”?

“大家都在同一辆车里,如果一个人绝望,那么所有的人都不安全。”这话吓不着兽群,靠了成批杀人和政治诈骗起家的兽群,也从来就不是吓大的。不要幻想通过语言层面能让其有所改变,兽群的脸皮已是厚比城墙,你用千章万句来规劝或是谴责它,它用“无耻”二字就能把你给抵挡了。

只要还有特权的存在,只要还能唯我独大,兽群就永不会在一条道上与你并驾齐驱,永不会承认自己的无德无能,永不会对坊间的苦难深重真正感同身受。过去是怎样的一种作派,日后兽群还将会是怎样的一种作派,就连气味都不会有所改变。所谓“政改”,不过是兽群常用的迷魂药而已。

一个个原本鲜活的生命以种种不该有的方式惨烈消亡,对茫茫人海中的你而言,有可能瞬间失去的是人生的全部,对兽群来说却只是不计其数的人命后面,又添了一串带血的数字。故此今天的惨象哪怕是比昨天的惨象惨烈百倍,在荒野里也只是苦难的重复,同一片暮色下实质并无意外发生。

谁都知道只要荒野的生态环境稍作改变,这一路走来,就会是一马平川,就再无这许许多多惨不忍视的血泪。但荒庙明明已是颓垣废井,庙里的野僧分明已是千夫所指,那破庙里还要强做在为荒野苍生作善降祥的样子。惨烈家破人亡的总是我们,荒庙内盘踞的兽群唱的是欢歌,喝的是血泪。

兽群和你并不在同一辆车里,但兽群却时时执掌着你的走向,决定着你的荣辱沉浮,决定着你的或生或死,决定着你能生育几胎……“大家都在同一辆车里,如果一个人绝望,那么所有的人都不安全。”这话只能是对苍生而言,对兽群则是对牛弹琴,因为兽群本就不在“大家”的范畴之内。

兽群已完全不属于人类范畴,而只属于穷凶极恶、寡廉鲜耻的肉食性种群。兽群依凭了蛮力和无耻,在这片荒野上横行无忌,弄得怨声载道与险象环生,还能通过种种卑劣的“统一宣传口径”颠倒因果关系,以求掩人耳目。在人性早已灭失的兽群而言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兽群做不出的。

在并无多少血性的荒野上,已有太多的生命为无德无能而买单,甘于为奴者的明哲保身和得过且过,成全了肉食者在惨象万千中总有着享用不尽的盛宴。今天惨烈消亡的是别人,明天惨烈消亡的会不会是你?兽群肆虐,让你随时可能变得一无所有,就连生命都已吹弹可破,而你或还沉睡着。

2013年6月12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“伟光正”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523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824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