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匪治或兽治下这人性灭失的24年

过去的24年,于食人兽而言不但是蛇鼠一窝的24年、官官相护的24年、为杀人犯硬性买单的24年,而且是匪治或兽治下人性灭失的24年,是律法在废墟上掩面而泣的24年。权大于法,杀人、整人、抢人竟无需承担相应责任,这是什么狗屁“法治”?连人治都谈不上,其本质就是匪治或兽治。

只要稍微还有一点人性,就不难推己及人,体察到只因政见不同就悍然动用军队批量绝人之后,这是怎样的残忍——这是人类史上此前不曾有过的残忍。屠城之后,任由时光穿梭24年,任由遇害者亲属千呼万唤24年,仍然没有半点解决问题的姿态,这样的事,也只有匪帮或禽兽能干得出来。

问题其实不难解决,始作俑者已作古,遇害者人死不能复生,“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,死去何所道,托体同山阿”,所谓的持正不阿,在经久赖账后,更多层面所能进行的,大抵也就是尘归尘,土归土,以公正姿态尽人事而已。可在匪治或兽治下,就连这样的人性光辉也还是没有闪现。

以无赖嘴脸傲立在“法治”的牌坊前,人性可以不要了,律法也能不讲了,但“内政”的盾牌是一定不能忘了一次次拎出来现宝的。大批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是“内政”,血腥掠夺是“内政”,敲膏吸髓是“内政”……说吧,在弱肉强食的荒野上,还是什么是不能成其为“内政”的?

匪治或兽治的“内政”是万金油,是刀枪不入的盾牌,是诡辩者的常有理。他们在谴责如潮面前,总能没有半点人样地扭出无耻的常有理:杀人是有理的,整人是有理的,抢人是有理的……匪治或兽治下只讲匪类或兽类的牌理,嘴皮一张一合唾沫横飞即可,哪里用掂量一下是否说的是人话?

腔调不变,就连令人发指的作恶手段都不变,而且来得更加残暴阴毒。批量杀人,给遇害学生和市民强安一顶“暴徒”的脏帽子,就以为自己俨然站在了杀人有理的高坡上;单个杀人,将品学兼优的学生强行污为“小偷”,就只当已是偷天换日……迂回整人,其毒更甚于对反对者直接下手。

在人神共愤的罪恶面前,不论匪帮或兽群拎出了怎样的盾牌,在历史和人心面前,都永远不可能把善与恶真正搅浑。无论以什么样的托词诡辩,杀人就是杀人,这种反人类的滔天罪行并不会因为匪帮或兽群的强词夺理,而有所游离于其难逃的罪责。别说赖账24年,赖账240年也终究要结账。

背弃人性和常识,以“内政”或“发展”等托词为屠夫诡辩,不会让原本不难处理的问题变得更加简单化,相反只会尽显了蛇鼠一窝,且不免再次印证了人性的灭失,益发凸显了真意义上法治在荒野内的虚无。设若杀人、整人、抢人能用谎言或诡辩替代正义的伸张,世上就不会有天理一说。

自称“流氓燕”的纤弱女子叶海燕,从当年单纯的网游无忌,渐渐自我成长为不惜舍身饲虎为女权而战的巾帼英雄,令人刮目相看。匪类或兽类进化成绅士的过程,却如此缓慢,以至尘封了24本年历,人性还是灭失得这般彻底。令日月无光,令天地蒙羞啊,匪治或兽治下这人性灭失的24年!

2013年6月3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“伟光正”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514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815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