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“新政”譬若无头苍蝇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不知不觉间,城头变换大王旗已有一段时间了,暮色苍茫的荒野也还是一副瘴雾缭绕的样子,并没有因为荒庙内更换了住持,就让人眼前一亮,并陡添了清新之气。“新政”竭力想要铺排其新之所在,但扑腾迄今譬若无头苍蝇,实在让人看不出“新政”究竟新在哪里。

“新政”推出的“拳头产品”是反腐,但富有讽刺意味的是,有些社会成员仅只是因为平和表达了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诉求,即被当局以“涉嫌非法集会罪”、“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”等名目进行抓捕。“法治”和“反腐”的背后,是这般的耳光响亮,这让“新政”如何还能自圆其说?

已是互联网时代了,“反腐”竟还要搞近似于“微服出巡”的那一套,只是换了个说法,美其名为“巡视”而已。“巡视”什么呢?贪腐无处不在,贪腐已污染了这荒野的方方面面,令人发指的司法腐败尤其严重损毁着荒庙的权力根基,“巡视”之后,难道这遍野的封豕长蛇就一尘不染了?

“反腐”的雷声轰轰作响,大旱望云者却还是看不到一星半点的甘霖从高空飘落。每个冤民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一根腐败的链条,但屯街塞巷的在京冤民,仍是不得不因为有冤无处申而不时愤而自尽。哦,算了吧“新政”,难道“新政”就是踏故习常,杀了就杀了,整了就整了,抢了就抢了?

基于上述种种,“新政”所主导的“反腐”,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任何的新看点,还是容易让人联想到所谓的“反腐”,依旧像过去那样,只是荒庙内权力斗争的一种掩体,甚至会让人想到一朝天子一朝臣,“反腐”意味着一些职位出现了空缺,“新政”的那路人马就正好可以补进去。

无可否认,“新政”接过的实际是个烂摊子,要让这副烂摊子从无序变成有序,从扑鼻的恶臭渐渐变得散发出清新之气,这需要相当的时间,同时也会面临着种种的艰辛。但“新政”若不想玩儿愚民的把戏,至少也得有起码的政治姿态,并针对当下的重中之重,对可行的方案予以确实实行。

“新政”面临的问题是什么?面临的问题是十年浩劫,已造成了这地头法治与道德堤坝显见的崩溃,“胡温腥政”酿成的民愤极大,“新政”的当务之急,应当是厘清旧账,疏解民愤,从方方面面确实致力于法治和道德的重建。舍本逐末,撇开这些去玩儿“反腐”的魔方,无疑是隔靴搔痒。

“新政”若真有魄力,就该当断则断,对祸国殃民的前朝弄权者绳之以法,给怨声载道的闷罐一个该有的出口,给人心所向一个起码的交代。若不能做到这些,还是想着蛇鼠一窝,那么平伏民心最起码的做法,也该是修正前朝的错误,而不能是新官不管旧官事,执政党继续沦为一个赖账党。

“新政”成就新业或是新的辉煌的契机就摆在面前:譬若释放本就不该被关押的政治犯、良心犯、维权人士和信仰群体;譬若给表达自由以更宽广的空间,停止变态的严酷打压;譬若让正义得到伸张,让冤民扬眉吐气,让贪赃枉法者受到该有的惩处;譬若多角度建立健全权力的监督机制……

昨天来个“五不搞”,今天来个“七不讲”,这就能炼成庙里想要的延寿膏?世界潮流浩浩汤汤,许多事情并不是一厢情愿者所能左右。内外交困之下,明知已是大面积播撒了仇恨的种子,如还不懂得去有效疏解民愤,是愚顽更是愚蠢。有些自诩的“自信”,在南墙前来日会撞得鼻青脸肿。

就连日月神教也没幻想依凭蛮力和无耻,就能“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”。尊重表达以及尊重各种天赋人权,是社会文明必要的起跑点。让社会成员普遍感受到这个社会还有那么一点公平、正义,让执政党的身上还多多少少能散发出一丝正气,是一种基本平衡得以长期为续最根本的一个基础。

由此“新政”的当务之急,不是在皮之不存上什么事都不干,像无头苍蝇一样光懂得玩儿一个“反腐”秀,而该是撇开花拳绣腿,撇开徒惹争议的各种空谈,扎扎实实去为饱遭劫难的中国百姓做点事。给人民以希望,就是给“新政”以希望。有希望支撑的梦想,在岁月的长廊里才不会破灭。

2013年5月23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“伟光正”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503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804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