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不变的是本性难移的凶残、下流和无耻

1

当年乱冢初现莓苔,今春落红又见铺地。四川雅安日前发生7级强震,死亡人数不详,官方报称死了近200人,墙外报称死亡数字又被隐瞒,地震当天芦山县医院就有300多人天年不测。汶川震前政府网站对地震将至予以“辟谣”,这回又有图为证,当局震前竟然在演练对7级强震进行救援……

又一串带血的数字究竟覆盖了多少破碎的家庭,这对于被无尽断网的我而言不甚了了,对于谎言党治下的众生来说也同样会是又一个谜团。深谙了兽群“统一宣传口径”的路数后,我没奢望这个冷春会有新之所在。荒野变动的惯常是毛色和唱腔,不变的是狼群本性难移的凶残、下流和无耻。

2

老得掉牙的本土宣传套路向世人循环展示当局赈灾时“感人”的场面,但世人并非全闭塞在墙内,网络也不是一党所独有,手忙脚乱的封删之下,还是能看到大量震区灾民高举“我冷饿”之类横幅的图片流出,类似种种不仅折射了劫后余生的凄凉,也让太多的荒野羊群感受到了悲愤的刺痛。

荒野又一轮号召捐献爱心的热潮被掀起,当局动辄几百亿为异族免债、动辄几千亿用于政治演出的铺张再被抖出,网民“捐你妹”的“语言暴力”继续愤怒地宣泄在网上……这个春季,一如既往是一个带血的季节。荒野变动的只是荒庙里的匾额,不变的是狼群本性难移的凶残、下流和无耻。

3

汶川地震,当局因“目前未适宜接待外国救援队协助搜救”,拒绝外援;雅安地震,“在地震发生的第一天,抢救生命的黄金24小时里,有一支完整的部队,整装待命摆在公路上,一整天无所事事”;“因为当局害怕他揭露汶川大地震后重建出现的新的豆腐渣工程”,黄琦等被禁赴灾区……

常识概念中的人命关天,在匪夷所思的荒野一如既往是这般的轻飘。命如草芥之下,世人于昏黑中还是痛心地看不到对生命该有的敬畏。遇难同胞的尸骨未寒,荒丘上又再次盛开了朵朵“多难兴邦”的罂粟花。荒野变动的只是一串串带血的数字,不变的是狼群本性难移的凶残、下流和无耻。

4

雅安地震像汶川地震一样,留下的是一片废墟,同时刻写的更是一个个硕大的惊叹号。有消息说建于“腐败的清王朝”之百年老宅张家大院只掉了几块瓦片,震区太平镇唯一完好的大楼是镇派出所的办公大楼,而汶川地震后按“8级抗震、9度设防”的一座座建筑,形同累卵,已栋折榱崩……

在人心中坍塌了的,何止是一处处的豆腐渣工程呢?在地震局只预报余震、越来越多的警察已沦为访民的时下,那座唯一完好的大楼,难道就一定能免去无妄之灾?谭作人等良心人士还被关在牢里,匪类们还在迫害良善。荒野变换的是鬼蜮伎俩,不变的是狼群本性难移的凶残、下流和无耻。

5

芦山县清仁乡副乡长杨成毅因在抗震救灾中工作不力,责任心不强,造成了一些严重工作失误,被就地免职。我由此想到,在如狼牧羊的苍茫荒野,“工作不力,责任心不强,造成了一些严重工作失误”的,又岂止是区区一乡之副乡长呢?怨声载道之下,不作为、乱作为的酷吏实多如牛毛。

但撞上枪口的总是蚊子,鲜有老虎。“一党独裁,遍地是灾”,自然灾害对民间的残害还算相对有限,极权统治下生生不息的社会灾害却已无处不在。杂乱的荒草丛里,迄今仍是杀了就杀了、整了就整了,抢了就抢了。荒野飘过的是季风和时雨,不变的是狼群本性难移的凶残、下流和无耻。

6

当荒庙以为凭藉了凶残、下流和无耻,就能以不变应万变,应对了满目疮痍的种种时,任何形式的揭露、谴责、劝谏或忠告都只会是无济于事的。你以为你暂时还安全,而究其实质,你也只是荆棘满途中的一名过客,随时可能一无所有。这次雅安废墟下的亡魂,走得也同样不会是形单影只。

我岳母被人用竹竿绊倒摔断大腿后,至今仍卧床不起。我夫妇俩这段时间两点一线陪伴着两位风烛残年的老人,想到高莺莺、戴海静、李旺阳、廖梦君,想到汶川、雅安等等死难同胞,倍觉荒野的可怖和人生的无常。死不瞑目的死难同胞啊,在颓败的荒野,苟活者又能拿什么来告慰你们呢?

明知一滩滩血泊和这潭溢满了千年恶臭的死水,不只照见了你们生前的笑魇,也已照见了羊群相同的凄惨,但荒野从来就不缺乏幻想狼群不再嗜血的痴傻;明知你们此去天国的路上遗恨绵绵,挂碍重重,在夜色散尽之前不会得到安息,可苟活者所能奉上的还是只有这句话:一路走好,安息!

写于2013年4月26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476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777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