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你比当时的王立军更强势?

网上又有消息说,北京市房山区有警察七、八十人,日前突然袭击了在京蒙冤警察代表田兰、何祖华的住处。这些警察粗暴地将两人住处房门上的玻璃砸碎,然后破门而入,田兰和另一名女访民被强行带走。蒙冤女警田兰在这之后突发心肌梗塞,现于北京丰台医院抢救,目前尚未脱离危险。

为阻止两个同行鸣冤,这七、八十个警察竟然像当年的倭寇进村一般,阵容如此强大,“突然袭击”了其住处,采用的而且是“破门而入”的高超战术,“盛世”警察英勇、文明、强势至此,令人高山仰止。同是警察的田兰经此一役,尚且命悬一线,遑论为追寻公道而行眠立盹的寻常布衣。

互害社会的一众警察以众暴寡,汹汹扑向同行之时,或只想到这是在执行上峰指令,在成为棋盘上的棋子时,或鲜于沉下心来想到蒙冤警察同样堪怜的今天,极可能就是自己的明天,抑或还感受到一种因“强势”而滋生的畸形快意,由此只要今天尚未痛在自己的心上,就还能疯狂并快乐着。

在我写作此文的当天,正值三·八国际劳动妇女节,我不由想到供职于警界的田兰等蒙冤女警,她们应该也算是一名劳动妇女,为了这个社会的更加安宁与祥和,她们与男警们一样,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,可在她们蒙冤之时,正义非但得不到伸张,竟还要经受何其狰狞的暴力“维稳”。

我同时想到开封访民宋巧枝被截访者扒光衣服遣返家乡后,又被拘留十天;想到伊春访民陈庆霞因恶性截访,孩子不知所踪,她本人被拘留、被劳教、被长期关在废弃的太平间……她们同样是普通的劳动妇女啊,但在匪性或兽性膨胀的“强势”面前,她们又何从感受劳动妇女的尊严和荣光?

我能想见冤民面对这般架势时,内心是何等的愤怒并惊惧。在“首善之都”为儿鸣冤期间,我也多次遭受过政府官员和“人民警察”的非法绑架;在“二会”召开期间,案发当地监控我夫妇俩的便衣有时一天多达40余人次;只因撰文评说了中南海的政客,我的住处曾被大群持枪警察包围……

我反复见识了不只一处的“强势”。相对而言,这里面广东的有些政府官员和警察,个人素养似乎要来得高一些,或者说在为人处世上会显得更为老道。他们于场面上往往也表现出协同作恶,但在私下则显露着深深的同情和无奈,会说只是在为更惨党打份工,对这些人我也始终是恨不起来。

我已几年不上访了。在这片“神奇的土地”上,别说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,别说血淋淋的杀戮,就是一般的冤情,你也同样会是找不到一个真能说理的地方。被英明的党国委以重任的“维稳”体系是这般“强势”,穿制服的“公仆”又普遍文明执法,而你所能做的,只能是等待,再等待……

田兰等蒙冤警察却偏偏不撞南墙不回头,以为在“伟大的首都”,就能找到理论处,就能遇见“包青天”,结果如何?结果见识的是警察同行们的上述“强势”,结果被“虎狼之师”给如此这般弄得心脏病发。我由此想到了那年的“六四”,当时也同是军中男儿的我,惊闻开枪,落下泪来。

广场上执行“清场”的大兵相对于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是“强势”的,以众暴寡的一众警察相对于田兰等是“强势”的,进行血腥掠夺的官匪相对于被掠夺者是“强势”的……但强势与弱势之间,常会悄然出现转换,否则也就不至于恶性循环,竟要连续3年“维稳”经费比国防开支还要高。

这种用重金铺垫出来的暴力“维稳”,不仅泄露了党国相当程度的紧张、焦躁和虚弱,而且也加剧着恶性循环,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导致了“维稳”体系理性的丧失,以及整个中国大陆人权状况的进一步恶化。这根本是在饮鸠止渴,不但不会延长独裁的寿数,相反将导致专制壁垒的加速坍塌。

警界败类在弱势群体面前依凭行业“强势”总是恃强凌弱,不但会害死自己,还会害死其同行,导致整体的不安全。死在杨佳刀下的多名警察并非事件的始作俑者,但在愤怒的烈焰下却化作了灰烬,成了肇事者的替死鬼。任何一个行业守住职业操守和荣光,就既是爱着自己,也是爱着整体。

也许高端权力中还有明白人,在未知的某一天意识到“强势维稳”终非左支右吾之策,索性坚决践行了依法治国,为纾解民愤,非但不愿再蛇鼠一窝,相反还要抛出一些公门匪类,以儆效尤,在黑夜中总仗着“强势”横行不法者,届时将何以自处?把责任推给“上面”?那时只怕门都没有。

抑或某天这个高压锅再也承受不了锅内的高压,季节说变就变了,你今天“强势”着凶狂着,来日如何得到正义的轻饶素放?君不见换季时,位高权重若卡扎菲,在民愤中也一样是在劫难逃?二战过去够久了吧?可到现在为止,当时的法西斯分子,不也一样是要面对了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?

就算再暗黑一百年好了——若还黑得下去的话。在弱势群体面前,你以为仗着“强势”胡作非为,就会有绝对的安全可言?你会比当时的王立军更强势?又或者,你会比广州已自杀的那个公安局副局长更高一筹?在这样的体制下,你也同样是在走钢丝啊,一觉醒来,一切或也就面目全非了。

当时的王立军是“强势”的,已成过往;给了他一巴掌的人当时是“强势”的,结果如何?何况在小职位上混碗饭吃的你,与这般角色相比还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。在黑夜倨傲“强势”形同玩火自焚,保持清醒是必要的,依凭“强势”是愚蠢的,别忘了大家都是受害者。天,迟早会亮的。

2013年3月8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427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728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