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戏班子总算是解散了

无可奈何花落去。在夜色中唱一套做一套、凶狂残害荒野苍生长达十年的戏班子,终于再难沉醉于一帘永久胡作非为的幽梦,在四野的一片嘘声中,总算是自我宣告解散了。虽然这个戏班子的亲信和门徒还将为害荒野一阵子,但黑暗为光明所驱散只会是时间早晚的问题,该到来的必将到来。

这个戏班子在荒庙内其势汹汹盘踞的十年,是阴一套阳一套的十年,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十年,是疯狂荼毒苍生的十年。多少族群在这黑暗的十年里痛失亲人痛失家园,多少瑶草遭受了豺狼虎豹凶狂的践踏和凌辱,多少血腥贯穿着过往,多少凄惨葬在了苔痕之下,多少幽恨绵绵无绝期……

这个戏班子所唱的这出大戏,除了弄得朝野上下人心惶惶、怨声载道,弄得匹夫匹妇嚼齶搥床、呼天抢地,弄得颓垣废井万里虚空、黯然无华,此外就一事无成。虽然戏班子在谢幕时像以往般极尽擦脂抹粉之能事,但严冬后的山山水水心照不宣:戏班子在这十年里交出的是污痕累累的白卷。

偌大的一片原野,居然就这样被一个无德无能的戏班子操弄了十年,这既是全体动植物们的大不幸,也是整个荒野抹不去的耻辱。当人性被匪性或兽性踩在了脚下时,当狐眠败砌、兔走荒台的昏昏景象持续得旷日持久时,当法场公然异化成了秀场时,荒野内的不少动植物其实也是有原罪的。

这个戏班子里的某些成员,往后存留的唯一价值就是等待正义的宣判,他们活着要被无数的荒野苍生腹诽、怨愤,死后也将被岁月之手无尽鞭尸。鹿走苏台、血泪斑驳的荒野,一定会有井然有序、生机盎然的那一天,正义的法槌迟早会在黎明后敲响,天底下的任何债务都一定会有清偿之时。

别了,暮云深锁、苍苔遍布的荒台!别了,光说不练、鸟声兽心的说唱!别了,罪孽深重、天怒人怨的戏班!别了,以千年未见的黑暗铸就的高枝繁华!我们在送走这样的戏班子之后,还需在一片狼藉中揩干血泪,为重整败垒下的烂摊子而挺起我们的脊梁,而有所担当,而使有序尽早复归。

2013年3月6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425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726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