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好一个“执政党有包容各种意见的雅量”

习近平说:“对中国共产党而言,要容得下尖锐批评,做到有则改之、无则加勉;对党外人士而言,要敢于讲真话,敢于讲逆耳之言,真实反映群众心声,做到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。希望同志们积极建诤言、作批评,帮助我们查找问题、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,帮助我们克服工作中的不足。”

《人民日报》说:“只有最大限度包容和反映各方面意见建议,才能满足各界人民群众有序政治参与的愿望,以广泛的人民民主确保旺盛的社会活力……执政党有包容各种意见的雅量,各民主党派、政协委员也应讲真话、建诤言、献良策,做中国共产党直言不讳的诤友、肝胆相照的挚友。”

虽然党魁和党的“权威”媒体已做了上述表态,但不难想见,“两会”出现真正富有含金量提案的可能性不大。就像我在《所谓“两会”》中所形容过的那样,“举手党”和“拍手党”在“讲真话、建诤言、献良策”时,要说的无非是:“你真健康,就是指甲长了些,修剪了就十分完美!”

一群专制傀儡未经人民授权,就把人民给代表了,这般哼哼哈哈的“盛会”,说穿了是对人民意志的再次强暴。重症病患将“从没投过反对票”的庸医当良医,把真正指出其病根所在者或弄得家破人亡,或随便安个罪名打进大牢,或粗暴捂住其嘴巴,狂躁至此,谁还敢做魔头的诤友或挚友?

想听诤言不会是件容易的事。“两会”代表更多的是“聪明人”,他们和你我一样懂得高枝上从来就不乏甜美的表述,而种种甜美表述的后面,照例会是公然打压异议的凶狂。“执政党有包容各种意见的雅量”?“两会”代表该也和别的国民一样,早就见识了执政党是怎样的一种“雅量”。

事实上哪怕是到今天为止,中国大陆的政治生态也并无明显改观,政治犯还被关在牢里,党禁、报禁、网禁高悬不说,国保们还在像前苏联的克格勃一样穷凶极恶迫害异见人士……执政当局在语言层面表示“要容得下尖锐批评”的同时,并未用实际行动彰显出“雅量”当真有所提升的诚意。

且不说“从没投过反对票”的专制傀儡是否有参政议政的能力,就算“两会”代表中多多少少有一些文武之才,在这般事实基础上,也将会是心有余悸,未必就敢面折廷争。“新中国”的不讳之路早已洒满了血泪,“聪明”的中国人更多的是敢怒不敢言,只会看着当局就这样一天天烂下去。

愚顽若我,在写作时评的日子里,笔下流淌的文字还算不上尖锐的批评,而只能算是苦口婆心的忠告或谏言,而且我当时谈论的还都是一些当局必须面对和解决的民生问题,为哄庙堂上做点事,我那时常在文章中抹点“我们的党”、“我们的政府”之类的蜜糖,可党国的“雅量”又如何呢?

党国的“雅量”竟是叫我“莫名其妙”家破人亡了,随后公然在国内传媒和网络全面剥夺了我的表达权,哪怕是我人在家乡都不能安放一张书桌,哪怕是上个网、看个电视都成了奢望,哪怕已是在蘸着血泪写作,也还是要被国保左一个传唤右一个传唤,甚而要被大群持枪警察给包围住处……

“执政党有包容各种意见的雅量”?顽石都得落泪啊。我写作,进行的不就是一些观念(各种意见)的表达吗?可执政党是怎么“包容”的呢?是长期放任杀我孩子的凶徒逍遥法外,是无尽默许枪杆子对付笔杆子,是任由政法官员和政治警察对我步步紧逼,是害得我夫妇俩在外漂泊至今……

好一个“执政党有包容各种意见的雅量”!这“雅量”不仅人为制造了形形色色的人间惨剧,而且在将整个中国社会倒退得竟连“文景之治”都不如。当庙堂之上开个哼哼哈哈的“盛会”都要剑拔弩张,弄得杯弓蛇影时,你能说这个党果真有了显著的进化,有了“包容各种意见的雅量”吗?

2013年3月3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422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723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