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对公门匪类必须予以清剿

形形色色的公门匪类就这样一次次令“新政”无地自容。“过去的土匪在深山,现在的土匪在机关”、“过去的土匪在深山,现在的土匪在公安”,诸如此类既是不少国民的共识,也是党国广泛存在的血泪控诉。“新政”若不想被公门匪类反复施以无形掌掴,即须杜绝狼狈为奸、蛇鼠一窝。

中国的根本出路在于抛弃独裁,拥抱民主。一党制下的自我清理门户,虽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中国所面临的问题,但有利于改善当局形象,有利于促进国家平稳转型,有利于人民安居乐业……“新政”若在乎民心、军心和党心,会顺天应人;“新政”若徒具虚名,社会期待则仍是与虎谋皮。

灭绝人性的公门匪类在匪性或兽性的挥洒中,犯下的罪错罄竹难书,这对于促进国民权利意识的觉醒、加快民主进程等,虽然也起到了殊途同归的作用,但因操作手法太过残暴阴毒,不但给中国社会强加了不可承受之重,也加剧了社会的动荡和惨烈,将这个国家再次拖到了官逼民反的边缘。

最近曝光的两起恶性事件同样折射出匪类的残暴和邪恶。开封访民宋巧枝在“首善之都”被截访人员扒光衣服遣返家乡后,被当地公害拘留十天,此其一;伊春访民陈庆霞因恶性截访,孩子不知所踪,她本人被拘留、被打伤、被劳教、被关社区黑监狱、被长期关在废弃的太平间……此其二。

当全身赤裸的宋巧枝痛哭的情景被定格在国人的记忆深处时,整个中国大陆的女性都该为一个时代的黑暗而痛哭而流泪,包括施害者的母亲、妻子、女儿和姊妹,倘使他们不是从石头缝隙里崩出来的,倘使他们也有自己的女性亲人的话。这哪里是公职人员该有的行为呢?这根本是兽类行径。

兽行令“新政”无地自容,“法治”的荒唐绝伦也再次令“新政”羞愧难当。“执法”者们面对这般令人发指的兽行,不是秉公执法,将那些在首都大耍流氓的人渣绳之以法,而是做出了拘留受害者的处罚决定。这是要剥去“法治”的伪装吗?这让履新不久的“新政”情何以堪、颜面何存?

首都是国家的心脏。当一次次类似的暴行,能在“首善之都”这般堂而皇之公然上演,却得不到及时有效的制止时,便也意味着一个国家的心脏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停止跳动,这不仅是对首都和人权的一种悍然踩踏,也是对“新政”主导者明显的拆台,是在以公然对抗的方式对其无声掌掴。

假使“新政”只满足于表皮的“反腐”,只将“反腐”的木剑指向一些无关痛痒的“表叔”、“房叔”或淫官,却不能有效遏制、消减公职队伍中的匪类行径或兽类行径,那么将注定非但难有新之所在,而且要不了多长时间,就又会是步“胡温新政”之后尘,必将又是无地自容和灰头土脸。

浅层演绎“反腐”难挽狂澜于既倒,也难让公门匪类或兽类真正有所忌惮。以公权为依托的匪类或兽类行径背后,或伴有利益驱动,或伴有野心图谋,种种背弃职业操守的公权腐败,对民心的摧残以及对极权的动摇是显见的。不讲法理和道德的公权行使者,强化的只会是官民的对立和冲突。

为杀人犯、抢劫犯、贪污犯张目的政法流氓、匪类警察已沦为黑暗势力的家丁,这些人的手里不但把玩着司法魔方,而且在百姓面前他们往往俨然以党和政府的总代理自居,“新政”若不确实清剿这类货色,任其汹汹作恶,别说深入展开反腐,不被匪类反过来弄得无地自容,即可额手称庆。

各届“新政”的表述无不甜美,但往往落于“说一套做一套”之窠臼,这是因为“新政”的执政意志只有通过各部门去落实才能得到具体体现,才能保证整个执政团队的言行不至产生严重脱节。不结束这种官匪横行的黑暗局面,“新政”再次被异化成暴政、恶政或惰政,不过也就一步之遥。

在公门匪类或兽类已呈深根蟠结之势的漫漫长夜,要庄严宣告中国已进入剿匪时代,让公门中人此后还记得要依法依规办事,这不但需要新的领导班子有横刀立马、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的霸气和正气,还需要“新政”有情系苍生的博大情怀,它更需要的是践行,而不仅只是甜美的表述。

“新政”总给国民以幻灭,“新政”总被以公权为依托的各色匪类或兽类弄得无地自容,说到底是“特色”下的自食恶果,这种状况不是寻常软脚虾可以轻巧改变的。不想告别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又不想烂得过于彻底,目前除了在专制皮毛上勤抹膏药,自我展开剿匪,此外还有别的办法吗?

2013年2月28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419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720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