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狼群召开“胜利的大会”

寒风中的老狼在向羊群色厉内荏示威之时,泄露的恰是外强中瘠。但凡狼群召开“团结的大会,胜利的大会”,就一定是张牙舞爪,鹰犬遍布,就一定要剑拔弩张,搅得荒野四面八方五色无主、六畜不安。开个会而已,走过场而已,何以狼狈周章至此?无它,这全是因为狼吃多了羊的缘故。

诗人说所有的狼都是羊变来的,所有的羊也都有狼的影子。果然是“子系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”。它们在异化成狼之前,曾指天誓日说要给羊群带来绿草和浓荫,事实却印证了那次的血流成河,不过是踩着累累白骨进行的政治诈骗。它们在夜色昏黑中剩下的,只有汹汹扑向羊群的狼心狗行。

狼群的哲学是杀了就杀了,整了就整了,抢了就抢了。却偏有羊群在下游被狼群撕咬得鲜血淋漓后,又怀了朝拜般的心情,锲而不舍远道而来,要上游的狼群为其主持公道。而上游的狼群虽然毛色光鲜,但是一遇到这类羊群即选择性失明或失聪。豺狼当道的荒野,还有什么公道和正义可言?

荒庙外满目林寒涧肃,荒草间到处血泪淋漓,乱云下早已乌天黑地,可狼群召开“团结的大会,胜利的大会”,还是照例要自欺欺人,竭力装扮成花团锦簇、霁风朗月的样子。精神分裂的狼群人为制造剑拔弩张、风声鹤唳,同时又错乱地铺排“祥和”,这二者之间是何其对立、冲突并讽刺。

狼群已批量制造了形形色色的对立和冲突,在羊群日趋愤怒和激烈的抵抗下,作恶多端的狼群于焦虑不安中得过且过,于恐惧里熬过每分每秒。会场外有多少鄙夷的目光和唾沫横飞不要紧,要紧的是做好会场内的又一次自我表扬,在一众傀儡的举手和鼓掌中,总算是心惊胆战熬过了又一天。

狼群惯于炫耀其“强大”,“强大”的结果是对于只是要求其主持公道的羊群,狼群竟也要心惊肉跳如临大敌;对侵占领地的外侮,狼群要么哀求外寇“共同开发”,要么就又是一通“谴责”即拉倒;对于更加威猛的族群,狼群从羊腿上大块割肉,而后低眉顺眼,拿了肉块一次次去奉上……

种种的内外交困全不妨碍狼群在召开“团结的大会,胜利的大会”之时,大幅度地往脸上擦脂抹粉,高分贝地对自我进行表扬。能将如此庞大的羊群踩在脚下,样样可予可夺,能随心所欲到杀了就杀了,整了就整了,抢了就抢了,这在天亮前总给狼群以巨大的满足,这便是狼群的“胜利”。

赃污狼藉的荒野沉浸在同一片暮色之下,难有纯正的夜来香绽放。“团结的大会,胜利的大会”开完,荒野里也还将会是肆无忌惮的鹰挚狼食,荒庙内多半也还是尘封丹灶,苔锁狼藉。而狼群的“胜利”在一定时间内或将持续,此“胜利”不仅是羊群的耻辱,且已是整个天地间的奇耻大辱。

2013年2月24日元宵节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415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716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