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“维稳”

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“维稳”,就是杀了就杀了,整了就整了,抢了就抢了。“维稳”明确向你告知:你并非国家的主人,而是暴政的奴隶,是任人宰割的羔羊……你敢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?那么你便是“维稳”的对象,等待你的是被绑架、被劳教、被失踪、被关进形形色色的黑监狱……

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“维稳”,就是将是与非、对与错、罪与非罪、法与非法公然予以颠倒和模糊;就是狼群横说横有理,竖说竖有理;就是权杖在握者可以随心所欲地污指下游的羔羊污染了上游的小河;就是杀人、整人和抢人不影响社会稳定,而对此非议或反抗,即影响了社会的稳定。

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“维稳”,就是公然将律法拉扯成一根橡皮筋,或干脆揉搓成一团卫生纸;就是随心所欲转动司法的魔方,给一个又一个持不同政见者、良心人士、维权人士、健身团体、信仰团体强行罗织这样或那样的罪名,对其予以凶狂打压,或予以肉体消灭,或逼使他们坐黑牢。

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“维稳”,就是用天下最阴毒残暴的手段,制造种种“震慑”;就是“隔山打炮”,搞得用良知说话者家破人亡,虐杀他无辜的孩子,而后再“统一宣传口径”给其栽赃……就是光天化日之下或打断民运人士的肋骨,或对其予以砍杀,或在公害局内对其予以被自杀……

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“维稳”,就是默许、纵容杀人、整人和抢人;就是对全民公然进行迫害和掠夺;就是放任血腥强拆,放任恃强凌弱;就是搞得整个社会鸡飞狗跳、怨声载道,而后再由政法流氓们来主导,弄一帮人瓜分巨额的“维稳”经费,对受害者们进行穷凶极恶的“综合治理”。

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“维稳”,就是掏空国库,挖国家的墙角,将大量民脂民膏用以镇压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国民;就是以“维稳”的名义进行贪腐,搞得“维稳”经费竟比国防开支还要高;就是肆无忌惮祸国殃民,罔顾国家安全,彻底摧毁国之根本,对国人的爱国情怀进行百般的蹂躏。

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“维稳”,就是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;就是只许狼群站在舆论垄断的高坡之上,不许羊群有依法痛苦呻吟的权利;就是无尽无休关论坛、关网站、关博客、关评论……就是不断加高网上那面“伟大的墙”;就是不但公然剥夺作家的表达权,而且对其无尽断网。

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“维稳”,就是把警察、武警、城管、五毛纷纷推上前台,凡事交给这四种人去打理,而其他的“公仆”们,则可以爱淫乱的去淫乱,想贪腐的去贪腐……就是政法官员和“人民警察”似乎格外忙碌,不但要“兼管”截访,“兼管”强拆,还要“兼管”各种文字表达。

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“维稳”,就是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,对整个社会进行完全撕裂,人为制造各种官民对立;就是在暴政下用最凶狂的阵容,反复向人民进行示威;就是不断为当局制造“敌人”,就是想抓谁就抓谁,想整谁就整谁;就是故意以民为敌,穷尽一切手段陷党和国家于不义。

2013年2月8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399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700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