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一样是在杂草丛生里吃人

在党文化百般抹黑的“封建社会”,皇家的亲民和反腐有可能是真实的,盖因江山社稷是“祖传的”,皇家不想把百姓逼上梁山,就须对权力根基予以百般的呵护。再者古人崇尚“人过留名、雁过留声”,内心有绝对的道德律,不像朽木为官的年代,荒庙里已是再无起码的廉耻和法度可讲。

不再被专制的裹脚布所束缚的国家,执政党的亲民和反腐也往往会是发乎真情的,盖因伪亲民、伪反腐之类,在这样的国家寸步难行,凌空蹈虚一则会遭受议会的弹劾,二则也逃不过选民的法眼,执政党稍有懈怠,执政地位就有可能被反对党所取代,制度保障让做秀者也根本就混不到十年。

在小集团内部江山轮流坐的荒野,寄望亲民秀和反腐秀,荒野苍生望眼欲穿的结果,终将会是一如既往付出血和泪的代价,盼至地老天荒还会是遥遥无期沉陷在无边的黑暗之中。既得利益集团对民族的传承和人心的回归,所实施的破坏是毁灭性的,自此已再看不得荒庙里的亲民秀和反腐秀。

史上最出色的戏班子在荒野里其实早已产生,荒庙里你方唱罢我登场,轮番表演亲民秀和反腐秀,时至今天演出了什么呢?演出了杀人、整人和抢人竟无需承担任何法纪责任,演出了荒野苍生纷纷被逼至生存悬崖的边缘,演出了狼狈为奸、蛇鼠一窝,演出了烂摊子一丢管它什么洪水滔天……

杰出的戏班子之演技无出其右,老戏新唱纵使唱破了喉咙,无非是了无新意,济人之急当是有效造福于荒野苍生。没有壮士断腕般割舍一党之私的决绝,没有摒弃狭隘走向博大的脱胎换骨,荒庙终将还会是荒庙,茫茫暮色中的荒庙,更多响起的依旧是狼嗥,而非纯正的梵唱琅琅,钟鼓悠悠。

所谓“亲民”,难道就是一再人为打造重重铁幕,变本加厉倚重于暴力和谎言?所谓“亲民”,难道就是无尽对荒野苍生予以百般压榨和掠夺,隔三差五从功德箱内扒出钱来,扛到山外去送人?所谓“亲民”,难道就是放任杀人、整人和抢人,对衔冤负屈的荒野苍生年复一年不管不问?……

所谓“反腐”,难道就是伤口上撒盐,反复“开发”、“经营”受害者,以“维稳”的名义贪腐?所谓“反腐”,难道就是放任杀人的、整人的、抢人的目无法纪逍遥法外?所谓“反腐”,难道就是抓小放大,放了匪首,只究匪徒?所谓“反腐”,难道就是煞有介事玩儿左右手互搏?……

荒庙里的亲民秀和反腐秀,是这般经不起追问,它一厢情愿向荒野苍生们编织着一种幻象,迫使草食性动物们不断挣扎在幻灭的泥潭里,用荒野里淋漓的血泪,无休无止熬制着庙中奸党所想要的延寿膏。人尽皆知狼群吃人,殊不知温情脉脉的亲民秀和反腐秀,也一样会是在杂草丛生里吃人。

所幸他们还无胆公然令历史的车轮倒退至汉朝。在江湖日下的荒野上,我们的内心缱绻着生生不息的怨愤,也知道地火已在岩层下奔突与燃烧,知道种种罪恶在荒野中即将化作灰烬,但在曙光划破夜幕之前,还是不得不承受了种种惨烈的阵痛,并被迫围观了独裁者们的专制无胆,民主无量。

荒野里的这几十年,说到底是为侩子手们买单的几十年,庙中“高僧”倘使真有心造福于荒野苍生,那么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断然与侩子手们进行坚决切割,在一身轻松中坦然迎向光明,而非照着葫芦画瓢,又玩儿什么亲民秀和反腐秀。检索过去名垂青史的,没有荒庙里的亲民秀和反腐秀。

2013年1月3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363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664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