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又端出了“反腐”的迷魂汤

荒庙里又端出了“反腐”的迷魂汤,这在乌烟瘴气、心寒齿冷的荒野上,仍注定凝结不成庙中奸党所想要的延寿膏。“反腐”是件矫情的事,荒庙住持你方唱罢我登场,轮番表演“反腐”这出老掉牙的大戏,演了几十年了啊,演出了什么呢?演出了剧终前的固有造型:鱼烂土崩,决疣溃痈。

鹑衣百结成这样,就再不是要不要进行简单缝补的问题。荒野苍生一次次望眼欲穿望断孤鸿,在同一片暮色之下,盼来的也并非星光一点,而是日趋黑暗。只要贪腐成性的酒肉和尚们还穷凶极恶把持着山门,荒野里就十之八九还会是明火执仗,还会是蛇鼠一窝、狼狈为奸,还会是天昏地暗。

在狼群肆虐的荒野上,你能寄望“反腐”反出什么呢?能奢望和狼群同盘而食?能祈盼从此不再有人吃人?你就连举手表决的权利都没有,被狼群撕咬得鲜血淋漓时,你连哀号的本能反应都受到如狼似虎的钳制,连哭诉之处都找不着,你竟有兴致为荒庙里又端出了“反腐”的迷魂汤而欢呼?

“反腐”关你什么事?你岁岁年年供奉香火,庙里贯朽粟陈,你是有支配权呢?还是有发言权?“反腐”说到底是荒庙里的“家事”,荒庙住持是否愿意揪出谷仓里的硕鼠,是否又从功德箱里扒出钱来扛到山外去送人,这全系于一念之间。你竟能为庙堂之上的一念之差,而洋相百出而欢呼?

你也想着把死马当作活马医,你历数反腐的紧迫性和必要性……好吧好吧,那就顺了你这思路,姑且以为“反腐”或能给这荒野带来云淡风轻。可你至少也得看看真假“反腐”的若干重要标杆是否存在吧?倘使就连这标识都找不着,那么你欢呼一场,岂不觉得自己躁动得未免太天真太廉价?

真反腐时,不会别有用心转动荒野规则的魔方,对群鸟的唧唧喳喳百般阻吓。荒野缺乏的不是规则,缺乏的是对规则的执行。在匪类一再杀人、整人、抢人尚且无需承担任何责任的荒野,规则的建立往往意味着苍生权利的失守和恐怖的延伸。规则掩面而泣久矣,拿规则说事,苍天又要垂泪。

真反腐时,啄木鸟会纷纷回归本位,在森林里兢兢业业除害,而不会成天变异若一群秃鹫一般,或忙于“开发”、“经营”受害者,或和豺狼虎豹的走狗一般,在阻止正义伸张的必经之路上昼日昼夜蹲守,尽干些伤口上撒盐的勾当。以“维稳”的名义贪腐,这本身就是一种丧尽天良的腐败。

真反腐时,山门会对衔冤负屈的荒野苍生敞开,而不会一如既往紧闭或虚掩。荷塘里会是一片青莲,庙堂上会有正气的缭绕,对各种令人发指的罪恶,会表现出不共戴天、决不宽待的决绝,而不会又是装聋作哑、视若无睹,一任行号卧泣的苍生,宛若一个个游荡在“首善之都”的孤魂野鬼。

真反腐时,“出事”的不会总是些上不得台面的阿猫阿狗,而有一些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大老虎。这片原本摇曳多姿的原野会黑暗、荒芜成这样,其中一大根由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。首恶不除,只拿捏从恶,别说收拾不了荒野的人心,就连“一不小心”就“倒霉”了的虾米,内心也要嗤笑。

真反腐时,庙中僧人会一身正气,羞与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奸邪之徒同在庙堂之上,庙里不会再有逆向淘汰机制,不会再是猫鼠同乳。对人权的尊重,莫过于对生命权的尊重。充当杀人犯的保护伞,与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,不予绳之以法,竟不降反升,这对荒庙是莫大的嘲笑和侮辱。

真反腐时,哀鸿遍野的荒野上无尽无休的血腥掠夺会嘎然而止,而不会像而今一样绵延不绝。反腐的一大宗旨,就是禁绝不当得利,而荒野里一次次闹出人命的血腥掠夺,无不伴有着狼狈的勾结和暴利的驱动。“反腐”雷声轰轰,掠夺有恃无恐,这是在“反腐”呢?还是又在耍花枪唱大戏?

……

甄别真假反腐的若干重要标杆,并不止于上述种种。倘使对某些重要标杆遍寻无着,就欢呼不止,甚而轻言荒野的春天已在潜步走来,这就难免有自己受用了“反腐”的迷魂汤不说,还要强拉旁人也跟着犯傻受用之嫌。其实反腐的捷径是有的,只是贪腐族群们已受用惯了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

在异常黑暗的午夜我难咽“反腐”的迷魂汤。我的眼前晃动着那些愤而自焚的藏人,那些在雪夜仍踏在追寻公道之路上的男女,那些在强拆现场含恨死去的被掠夺者,那些被推进了文字狱的仁人志士……我愧对爱子的冤魂,愧对风烛残年的母亲……一个亡国奴有种种欲语还休的无奈和愧对。

2012年12月28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357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658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