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背弃常识的荒野丰产流于空谈

在一团乱麻的荒野上,坐而论道某些笼统的大概念,或像快解散的戏班子那样,在路数中仅满足于舞出表皮的关切,或因循苟且,再迈言行不一之碎步,终无改于鹿走苏台的荒芜景象。要让瘴疠之地变得郁郁芊芊,并绽放纯正的花香,须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耕作方法,并有基于常识的决断。

常识之一:蛮荒地带纵然沦落成了前所未有的荒野,天造草昧也是动植物们共有的,而非狼群所独有。原野的欣欣向荣,获益于点点雨露的滋润,成就于盘根错节的万物复苏,蒙恩于离离原上草的日趋丰盈……只许充斥獠牙和利爪,不准草根有半点生长的空间,又何来陌上再度花开之盛景?

常识之二:狼群无法有效监督狈群,狈群也不可能真正有效监督得了狼群,这已是有无数个残破的谷仓和累累的白骨,反复验证过了的一种铁律和常识。在重重铁幕之内踏故习常,还玩着左右手互搏,又让荒野苍生如何再相信种种“决不”的后面,真没有了猫鼠同乳、蛇鼠一窝、狼狈为奸?

常识之三:荒野苍生终非草木,而是有记忆、有思想、有感情、有判断能力并有尊严需求的万物之灵,哪怕卑微若草芥若蝼蚁,也无从忍耐淌血的心灵一再遭受粗暴的践踏。在杀了就杀了、整了就整了、抢了就抢了的荒野,赖账之事常有,不真正厘清旧账,又何从冰释新仇旧恨并收拾人心?

常识之四:庙堂里的肉食者是爹妈生的,沟壑间的草食性动物也肯定不会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。肉食者们有孝敬长辈、膝下儿孙承欢的情感需求,为什么就不能顾念一下人之常情,偏要灭绝人性制造出人世间种种的惨痛?当权杖被兽性污染至此时,又怎涤清得了人性对兽性的鄙弃和蔑视?

常识之五:树有树的形状,竹有竹的风骨,可荒野里被邪灵操弄的许多鹰犬爪牙,却不断出现可怕、可憎的变异,已再没有了原先的模样。就连原先的啄木鸟,现在也能形同秃鹫,不除害了,改“开发”、“经营”受害者了……荒野天昏地暗至此,不予有效约束和制止,还如何去捂热人心?

……

背弃常识的荒野丰产流于空谈。荒野里历来不乏甜美的唱腔,荒野里也总有一些物事,是这般经不起追问。我们往往习惯于万事包容,万事忍耐,可包容与忍耐至今,苍生换来的又是什么呢?我们一次次等待,甚至一次次短暂地欢呼,而欢呼过后,惊见的还是幻灭,还是固有的谎言加暴力。

挣扎在这片史无前例的荒野上,我同许多荒野苍生一样,已无法再仰望荒丘上那座史无前例的荒庙。野僧盘踞的荒庙里再无梵唱琅琅,钟鼓悠悠,但在血雨腥风中,和念经一般,偶有一两声甜美的唱腔传出。因为我记得背弃常识的荒野一向丰产流于空谈,所以再难有动辄欢呼的热情和痴傻。

2012年12月13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342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643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