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一个黑暗的时代尚未结束

今年以来,我一个月只写两篇短文,而且往往将文章写得形同谜语,“自律”至此,也并没换来迫害的终止。只因我“又写了文章”,我的亲人们往往也得遭罪。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远远不只是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我那些在外讨生活的至亲们,也无一例外地遭受了警方不同程度的惊吓和骚扰。

好一个“法治国家”,“法治”到了“人民警察”已然可以无法无天之境地。我当初只是苦口婆心吁请“人民政府”善待人民,结果“莫名其妙”就家破人亡了,“人民警察”在长达六年多的时间里,放任杀人凶手逍遥法外,但能孜孜不倦纠缠于一个苦难的作家“又写了文章”,夫复何言?

胡和谐与温政改联手打造的这个“和谐盛世”,让政法官员和“人民警察”是如此忙碌,他们不但要“兼管”作家怎么写文章,还要“兼管”截访,“兼管”强拆,“兼管”抓嫖和抓赌……倘使政法系再有了治国的奇才异能,只怕是连治国与怎么个“和谐世界”,也一样是要给“兼管”了。

在这个“伟大、光荣、正确”得史无前例的时代,受苦受难的又何止是我夫妇俩?翻过网上那面“伟大的墙”,你我看到的仍旧是天朝的惨不忍视。那些以“维稳”之名行贪腐之实的“公仆”,照例还是在一天天地雪上加霜;那些负屈衔冤的“公民”,一如既往在无边的黑暗中苦苦挣扎……

一些党和国家的祸害人,已经退出或行将退出政治舞台,晦暗的天朝也并没有因此就变得风和日丽。流亡者们还在流亡,良心犯们还在服刑,律法依然形同废纸,血腥掠夺还在继续……惯于表演“清廉”秀的“公仆”,于暴富后丢下的是一摞厚厚的账单,欺世盗名后,已在准备着赖账而去。

在史无前例的“盛世”,我已倦于再说道匪帮什么。对于一个无耻至极的群体,语言已不能改变其分毫。党是什么?党是一个没有精气神的玩偶,党是一具再没有了理想和信念的僵尸……在既得利益集团以极权摆弄一切的年代,党也可怜得无以复加,充其量只是一个被利益集团绑架的对象。

而充当暴政家奴的“人民警察”,不过是在一口黑锅旁边混了口饭吃,他们同样是一个黑暗时代的受害者,不仅早已失守了职业的荣光,而且给自己的余生埋下了种种隐患。有的“人民警察”在维护血腥掠夺中已“壮烈牺牲”,有的在截访中领受着白眼,有的已成为上访大军里的又一员……

在暮色苍茫的荒野上,其实鲜有草食性动物能真正成为幸运者,区别所在,只是伤口或深或浅而已。至少到目前为止,夜色尚未散去,一个黑暗的时代尚未结束,苦难的中国人民对于征途的艰险,还要有足够的心理预期。没有民主的甘露遍洒中国,这个昏暗的季节还不知要天昏地暗到何时。

2012年11月30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329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630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