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秋风萧瑟,这个道路以目的冷秋……

又到了要“半月谈”的时候了,我再次感觉到了笔端的沉重。虽然窗外的世界有许多事情值得我们去直言评说,但在只许狼嗥沸天震地,但不能有鸟哭猿啼的荒野,种种话题显然是触碰不得的。再说在残暴和无耻风行的荒野,有些事情评说了又如何?说了又能有什么用处?

在强盗沐猴而冠,并以苍生天然主宰自居的荒野,树冠层的枭鸟黑箱操作,自弹自唱,唧唧喳喳张罗权杖的传承,这与布衣韦带何干?但在又一个“敏感时期”,照例还是有不少人因此而受苦受难。我可以想象得到,倘使此际我也还蜗居在故乡,那将面临的是怎样的情形。

异乡的夜空和故土的夜空一样阴沉。我夫妇俩宛若飘荡在荒野上的孤魂野鬼,为了逃避周而复始赤裸裸的政治迫害,与故乡割断联系已久,被迫背井离乡迄今,完全无从得知两个87岁老人的死活。荒野上“和谐”的口号喊得震天响,但“和谐”得竟要逼人不得不放弃孝道。

在这个冷风萧瑟的初秋,看到妻子不时遭罪,我越发经常想起品学兼优的梦君,并对灭绝人性的魔兽充满了鄙夷和憎恨。在杀了就杀了、整了就整了、抢了就抢了的荒野,仇恨的种子并不仅只是在我的心田里生根发芽。他们不断播撒仇恨的种子,来日收获的也必将是仇恨。

在树冠层嗜血的枭鸟说的永远比唱的好听的荒野,给灭绝人性的魔头脸上贴金,以种种谀词为专制魔兽抬轿,既是对荒野苍生苦难的无视,也是对自身格调和形象予以根本性的损毁。魔鬼可以一时傲立在舆论垄断的峰巅,但最终必定逃脱不了律法、历史和人心无情的审判。

在杀人也有理、整人也有理、抢人也有理的荒野,文字的言说譬若秋风中扬起的粉尘,对空气的洁净从来就不曾有过实际的意义。无数血与泪交织凝结的现实,反复昭示了这不是个能说理的季节,即便激扬文字写至吐血,在无耻的盾牌面前,也还是无改这荒野的一分一毫。

我曾本着一个作家未泯的良知,苦心经营过笔下的每一个文字,但写到头来的结果,是“莫名其妙”家破人亡,是在国内媒体和网络完全失去了表达权,是一次又一次被关进铁笼,是被大群持枪警察包围了住处,是被长期断网,是连吃饭都成了问题,是不得不流离失所……

这就是他们渲染的“盛世”,这就是他们铺排的“和谐”,这就是他们说唱的“政改”……嘴上唱得余韵绕梁,但路数还是惯有的,还是谎言加暴力。这个秋天对我而言,仍然是无语的冷秋。勉强自己写上几段话,只为印证自己与你一样,连牲口都不如地苟全性命于乱世。

2012年10月31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299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600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