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将十年浩劫硬说成“十年辉煌”

捂住国人的嘴巴,掐住国人的咽喉,不让人说话,而后站在舆论垄断的高坡上,自弹自唱,将十年浩劫硬说成“十年辉煌”,这不仅是无耻的自我贴金,而且也是对众目和人心的公然强暴。戈培尔们对这段黑暗历史的擦脂抹粉,改写不了血写的现实,人心也从来就不是无耻强权所能欺瞒的。

“经济增长”的假象遮蔽不住十年浩劫的血泪斑斑,恰恰凸显的是鸷击狼噬。以陕西省去年卖地收入243亿,政府补助被征地农民仅有1.22亿为例,其间所隐含的兽性人所共知。正因为暴利当前,“胡温腥政”时期的“人民政府”,才会纷纷沦落成卖地政府,血腥掠夺在全国各地反复进行。

在不时闹出人命的基础上搭建了“经济增长”的破庙,能在庙里遮风挡雨的却并非国人,惠及的往往是洋人,“胡温腥政”有能力动辄为异族免债几百亿,有能力将大量民脂民膏用于政治演出,唯独“没能力”解民倒悬。国人所面临的看病难、上学难、买房难,在十年浩劫中普遍难上加难。

“胡温腥政”期间,三座大山又添了两座。百姓除了普遍面临着看病难、上学难、买房难,还面临着就业难和申冤难。大学生毕业之时,往往也就是失业之日,高考时弃考的学生连年来有增无减。走投无路的冤民不时在联合国总部和外国大使馆喊冤,十年浩劫已导致了前所未有的国格沦丧。

十年浩劫直接导致的是民生多艰,造成的是中华民族显见的道德崩溃。卖地政府在血腥掠夺中,不但背负了累累血债,而且充当了破坏中国社会道德传承的急先锋。在当局种种丧尽天良的恶性示范中,社会道德素养也不断出现总体性的明显下滑,唯利是图中假货泛滥,有毒食品已层出不穷。

胡温主政的十年,是以赤色恐怖疯狂打压异议的十年,是明明一地鸡毛还容不得据理力争、指诊时弊的十年,戈培尔们年复一年忙着关论坛、关网站、关博客、删网文……异议人士、维权人士惨不忍言,有家破人亡的,有被自杀的,有身陷囹圄的,有遭砍杀的,有被殴打的,有被失踪的……

胡温主政的十年,是罔顾国家安全的十年,是倚重于用粗暴手段遮蔽问题,而不是沉下心来解决问题的十年。“维稳”经费高于国防开支,这在任何时期对一个发展中国家而言,都只会是不可承受之重。在民怨沸腾中依赖于强权打压,不但导致了恶性循环,也已造成了相当程度的社会动荡。

胡温主政的十年,是不断毁灭职业荣光的十年,是频频将警察、武警、城管、五毛推上前台,凡事交给这四种人去打理的十年。在这十年浩劫中,尤以警界声名狼藉,“人民警察”也再无职业的荣光可言,许多时候,“人民警察”在强权的驱使下,在忙着打压异议,在东奔西走进行截访……

胡温主政的十年,是疯狂破坏道德传承和法制建设的十年。在这十年浩劫中,对许多人来说党委是虚设的,政府是虚设的,公安是虚设的,法院是虚设的……国人不论是亲人被杀害,还是家产被掠夺,往往都被当局以“欠账”的方式处理,故此它交接的是一个烂摊子,同时也是赖账的十年。

胡温主政的十年,是贪腐泛滥、国已不国的十年。由社科院推出的《反腐倡廉蓝皮书》,实质已白纸黑字指出了官场呈现的全局腐败。为什么有冤无处申?因为无官不贪,其间分别只是大贪与小贪而已。既得利益集团说唱“反腐”迄今,也还是叛逃反腐、二奶反腐、小偷反腐、人肉反腐……

……

将十年浩劫硬说成“十年辉煌”,这欺瞒不了历史和人心什么,也不会给无德无能的当权者增色分毫,相反只会进一步勾勒出国人的伤感,激发出国人的愤怒。一个国家要从满目疮痍中走向新生,首先要学会的是正视现实,面对现实,而不能总是依赖于舆论垄断,玩儿睁眼说瞎话的那一套。

2012年10月3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271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572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