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荒丘上那座史无前例的荒庙

在昏君无道、奸臣献佞、鹰犬助恶的荒野,哪怕时至中秋,沦陷地带也并无月华皎皎,有的只是夜寒森森。黛黑是今夜的主色调,纵使想与残月同沉,豺狼当道时你也只能是仰天长叹。史无前例的荒庙放任恶犬四处扑咬,荒野里腥风阵阵,遍地是血淋淋、泪斑斑、怒滔滔。

一伙披着袈裟的恶棍,就这样盘踞了荒丘上的破庙。这座史无前例的荒庙,催生的不是瑞云开晓,铺排的是坐禅无德、修行无方、撞钟无能,哼唱的是庙中奸党人性的灭失。这座沾满血泪的荒庙,让寒枝陡添了多少鸟啼花落,让恶梦魂惊,无尽无休缠绕了多少的离恨千重?

这座史无前例的荒庙,庙墙上虽然残留着“立庙为公”、“全心全意为山民服务”等字样,但在月落乌啼中,竟公然左书右息,于草深苔滑里悍然沦落成一处丧尽天良的匪巢。这座史无前例的荒庙,百般残害供养了它的香客,不但频频放狗咬人,在阿党比周中还连连互咬。

无论是黄狗咬翻了黑狗,还是黑狗咬翻了黄狗,这座史无前例的荒庙,都给不了荒野一路风清的暖春,朽木枯枝上突兀而立的,还将会是一些嗜血的枭鸟。这座靠了杀人、整人、抢人“立威”的荒庙,这座以淋漓血泪涂抹“鼎盛”假象的荒庙,残余的支柱只剩无耻和残暴。

这座史无前例的荒庙,对内对外显现着两副嘴脸。在外侮面前,庙中奸党身如蝉蜕,首如龟缩,除了抛媚眼、舔屁眼,剩下的招数即不断从功德箱里扒出钱来,扛到山外去送人。在山的这边,庙中奸党则由低眉顺眼化作凶相毕露,荒野内尽见淫威下的吞声忍泪与鬼哭神号。

这座史无前例的荒庙,无视山民的朝齑暮盐、冷窗冻壁,以“化缘”、“诵经”等名目,对荒野苍生不断进行疯狂的巧取豪夺,尽管如此,也还是欲壑难填,长期默许、纵容庙中奸党四处作恶,凶狂掠夺。多少雏燕在黑夜里不但失去了燕巢,而且不知燕妈妈又血溅在何处。

这座史无前例的荒庙,豢养了大群的衣冠禽兽与汹汹恶犬,庙里长年累月涌动的是猫鼠同乳、蛇鼠一窝、狼狈为奸。庙中住持虽然日日擦脂抹粉,说的总比唱的好听,但干下的却是默许、纵容杀人、整人和抢人的勾当。即便杀光所有报晓的公鸡,匪类也阻止不了最终天亮。

……

“我是流氓我怕谁”?荒野狐裘蒙戎,足见庙中奸党心知肚明,魂不守舍,了然踏上的是一条不归路。流氓今夜让无数荒野苍生肠断中秋月破,破晓后难免坠茵落溷,会有流氓怕的时候。这座史无前例的荒庙,靠两根朽木还能支撑多久呢?众目睽睽,秋风凄凄,挽歌悠悠。

2012年9月29日中秋前夕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267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568天!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不时操弄“不作恶”的谷歌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