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对这荒庙还能寄望什么呢?

西边的斜阳就要落山了。苛虐的荒野满目衰败荒芜,在斜阳的余晖里呈现着一派劫后景象。暮气腾腾,秋云黯黯,寒雁凄凄,烟水茫茫。踞于荒丘之上的破庙里,照例是鸡飞狗跳,荒庙住持终日忙于阿党比周、明争暗斗。该庙沦为荒庙后,就再没有过梵唱琅琅,钟鼓悠悠。

对这座荒庙还能寄望什么呢?荒庙内盘踞的,本就是一群靠了血腥杀戮、欺天罔人起家的酒肉和尚,撞钟与诵经等等,本就不是假和尚们的专长,他们擅长的是烧杀,是掠夺,是诈骗……奢望这些假和尚为荒野作善降祥,纵使等到地老天荒,荒野苍生等来的也注定是幻灭。

对这座荒庙还能寄望什么呢?庙墙上虽然涂写了“立庙为公”、“全心全意为山民服务”等字样,酒肉和尚们虽则个个巧言如簧,但荒庙之内一向是不乏满嘴的仁义道德,满腹的男盗女娼。荒庙住持嘴上说的是“阿弥陀佛”,干下的却是默许纵容杀人、整人和抢人的勾当。

对这座荒庙还能寄望什么呢?瘟神殿内,鼠窜荒台;大雄宝殿,苔锁狼藉……这座岌岌可危的荒庙,迄今尚未坍塌,无非是在靠了两根朽木勉力支撑,一根柱子上写着“残暴”,一根柱子上写着“无耻”。庙里仗着养了大群的恶犬,在荒野里不断桀犬吠尧,勤于欺男霸女。

对这座荒庙还能寄望什么呢?庙中奸党,形骸徒具,他们“修行”的结果,不过是杀了一些人,整了一拨人,抢了一批人,贪了一桶金,玩了一群妞,讨了一片骂……荒庙上下,乱世沉浮。茫茫荒野,哀哀欲绝,有的是无道之昏君,少的是治世之能臣,多的是乱世之奸雄。

……

若真要“讨强暴,平乱世,夷险阻,救危殆”,荒野苍生首先就要从冥顽不灵中醒来,扬弃执著寄望于荒庙的春梦,告别对荒丘之上的仰望。希望的种子不会萌芽在庙堂之上,而将染绿在沟壑之间。当春风毗连了绵绵绿色时,沉浸在血泪中的荒野,才会有柳莺花燕的希望。

2012年9月15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253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其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554天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