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在邪恶行将覆灭的前夜

河出伏流,一触即发。百孔千疮随时会覆灭的那破船,在怒涛汹涌间载沉载浮,船上的舵手和水手,早已各为其主,心猿意马并胆裂魂飞。血淋淋,泪斑斑。狼群在为入冬前最后的疯狂而奔忙,秋风森森,暮尘黯黯,丧钟袅袅。在邪恶行将覆灭的前夜,苍茫荒野何其昏暗。

在邪恶行将覆灭的前夜,残暴和无耻是身先朝露的夜魔所能倚重的最后一面盾牌。荒草间到处是鸱张鱼烂,死亡的气息,氤氲在了荒野的每一个角落。断井颓垣的荒庙,在夜色中难掩流年荒凉破败的景象。荒庙住持霸占着山道的结果,是终于闹腾出了吹灯拔蜡和幕燕鼎鱼。

在邪恶行将覆灭的前夜,荒野苍生流淌着相同的血泪。不论是家破人亡,还是痛失家园,无论是嚼齶搥床,抑或负屈衔冤,请拭去眼角的泪花。天理昭昭,长夜漫漫,要得到天亮后的天公地道,就只有顽强穿越午夜的丛林,将暗夜溢流的邪恶踩在脚下,齐修整遍野的蛮荒。

在邪恶行将覆灭的前夜,在怨声载道的荒野,血雨腥风激荡出“时日曷丧,予及汝皆亡”的怒吼,山山水水纷纷攘攘,争相在为夜魔送葬。咒语固然也是对抗邪恶力量的一种,但咒语毕竟撕碎不了黑暗的笼罩。要揽辔澄清,决战罕有其匹的邪恶,终归要有排山倒海的力量。

在邪恶行将覆灭的前夜,任何形式的抗争皆是对天然正义的伸张。当赤黑的邪恶在荒野泛滥成灾,当羊群已被狼群逼退至悬崖的边缘时,恐惧再无任何意义。群起捍卫残存的净土,是荒野苍生唯一的出路。“自由是宝贵的,不可随意被剥夺;邪恶是真实的,必须被反抗。”

在邪恶行将覆灭的前夜,在狐裘蒙戎的荒野,保持清醒,长计远虑,守正不阿,既是对良知和道德的一种坚守,也是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祈福。那些为虎作伥、认贼为父、颠倒黑白、弄虚作假、横行不法、欺压弱小的鹰犬爪牙,今夜所做的,只是在为行将就木的夜魔殉葬。

在邪恶行将覆灭的前夜,在不见天日的炼狱,不妨回眸荒野的源远流长与荆棘满途,请坚守常识,并坚定你不灭的信念:光明无法与黑暗并存,正义不会和邪恶兼容,纵使眼前伸手不见五指,夜魔在荒野内的肆虐也无以凶狂到永久。光明必将驱散黑暗,正义终将战胜邪恶。

在邪恶行将覆灭的前夜,你也可以是拓荒者,请怀想先人的刀耕火种,固守住不可予夺的对光明的守望。残暴、邪恶、谎言、腐败、罪恶等等,在荒野会有活眼现报之时。诗人说,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。荒野会有总爆发的到来,会有幸福树的茂盛,并有映山红的盛开。

2012年8月30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237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其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538天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