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演绎的不过是落幕前的疯狂

怒涛漱壑,浊浪排空。争渡,争渡,何人能渡?暴风与谁游荒庙,积水遣尔刻肝脾,晚空同墨共一色。沉淀的是沧海桑田,隆起的是荒野青冢,燃烧的是簇簇怒火。黑黝黝,泪斑斑,恨绵绵,万籁俱寂终成幻灭,启明星璀璨于东边的夜空,夜黑若墨,但它还能黑上多久呢?

路迢迢,水汪汪。夜魔踏碎了多少往昔,腥风吹皱了多少过往?在白骨苍苔间兆载永劫夜行,有多少行者饮血崩心,有多少蝼蚁肝肠寸断?松柏于峭壁兀自站成雕塑,望穿秋水望断孤鸿,盼不来草木生辉与碧波凝绿。虬枝间又落霜露点点,是谁的泪在飞,是谁又含恨消亡?

罗巾血,劳燕泪,唤醒沉睡千年的冻土,滴穿愚顽万年的磐石,但剥不下用残暴和无耻生成的苔青莓碧。地火在岩层下燃烧,熔岩在火山中奔突,狼群于丘壑间凶狂,涂歌于厚颜上悠扬……这是个怎样衾寒梦冷的危弦之夜啊。问森森夜空,浓浓墨色,今夕何夕,谁赎谁渡?

夜色越是昏黑,越说明夜魔气数将尽,越昭示着曙光就要划破夜空。夜魔狰狞,演绎的不过是落幕前的疯狂。尽管夜行者的内心早已装满悲愤,但在倒下前不会因了夜色的浓黑,就踯躅不前,或是真的就被黑暗吓到。荒野行者岂会因了今夜云迷雾锁,就放弃对光明的守望?

思悠悠,恨悠悠,血涟涟,泪涟涟,但这无改当下。今夜,索性就让我们一块点燃一瓣心香,送别亡魂后走出过往,于荆棘满途中继续不懈的前行吧。哪怕是累了,哪怕豺狼当道穷凶极恶,我们至少还可以做到有所取舍有所坚守,在一团漆黑里共同呵护我们对光明的守望。

黑夜的供桌上不乏祭品,阴森的夜空里也不乏飞蛾赴焰的悲壮,荒野从来不缺曙光划破黑幕时,荒径深丛的欢声四起。黑暗制造者,无毛大蟲也,有大蟲的存在就会有降龙伏虎的存在,这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。因此当夜魔狰狞时,请记住它演绎的,不过是落幕前的疯狂。

2012年7月30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206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成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其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507天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