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夏虫于败荷枯苇里无语

夜雨浇熄了荒野间的又一丛篝火,风兵草甲里,烟树和幽蛩对望无言,苍茫荒野剩下的是凄清孤寂的景象。涧溪如泣如诉,不敢想像曲沼中的鱼虾,还有多少能游过今夜。夏虫于败荷枯苇里无语,狼嗥在千山万壑中激荡。穿行在幽暗的丛林,我们听到的多会是狼群的放歌。

成帮结队的蝙蝠和蚊虫,在借了夜色的掩护往来不绝肆虐。惊惶的羊群悲凄如你,于荆棘满途中不但创口累累,而且浑然不知下一秒钟,狼群又会从哪个方向朝其扑来。蝼蚁在荒野中苟且偷生,活的其实也就是一个过程,在异常黑暗的时段,尤其难于感知生的尊严和欢愉。

在蔓藤累葛间东踅西倒前行,你是否也为尘俗所累?在风雨如磐、万事茫茫中,你可曾感受过昼夜的循环与交替?见多了祸盈恶稔,荒野苍生实难分辨何处是人间,何处是鬼蜮。黛黑的故乡和异乡,差别在哪里?羊群的或生或死,在狼蹄下往往也就是隔着一步之遥的距离。

你在夜行中是这样的心力交瘁,可狼群还在遍寻你的浪迹萍踪。你在乌烟瘴气里不知何时能重见天日,过府冲州时见到的是23座的荒庙,沿途也看到了太多的昏昏默默。但凡树梢的栖鸦,抖动的总是相同颜色的羽毛。荒野茫茫,白骨森森,还谈的什么“雪国家累年之耻”?

“念累累枯冢,茫茫梦境,王侯蝼蚁,毕竟成尘”。环顾周遭,大同小异,不过就是荒野之上四脚或两脚的过客。荒野幽草向来不乏朽木的催肥,羊群啃噬的是有限的嫩草,狼群要的却是羊群整个的身躯……食物链的循环固化已久,而你,同样只是刀俎下一团小小的肉泥。

坍塌的朽木支撑不出湛蓝的晴空。将目光无尽投向树梢的昏鸦,结果只会是印证了自我一厢情愿的意淫。在过去的旅程中,我们见识了23座的荒庙;在前方的曲径旁,你我睹及的也还会是荒草间的断壁残垣。夜行的沿途并无景色可言,但有一种属于狼群的景色,那就是——

吃人!

写于2012年6月20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166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其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467天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