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我不关心猛兽间的相互倾轧

我不关心猛兽间的相互倾轧。我关心的是必要的篱笆是否确真存在,幽谷深潭是否有正气的袅绕,柔藤弱草能否平等坐看云卷云舒,荒草间可曾染有泪水和血渍,残暴和无耻是否还在横行无忌……可叹暮色苍茫,晚风萧索,雁声哀怨,栖鸦乱舞,荒野涌动的还是天下乌鸦一般黑。

挣扎在狼狈为奸的荒野,受够了雨季的阴冷,猛兽的相互倾轧不会让我有所兴奋,我也不会加入任何行列的联欢。明知忧愤和感伤在今夜改变不了什么,但我不会忘记纵为寒蝉,寒蝉该也有寒蝉的心绪。绕着弯儿浅唱,是鸣蝉再可怜不过的权利,虽然在黑夜不能再奢谈什么权利。

猛兽间的相互倾轧,在以往几千年的春去秋来中,我们难道见识得还少吗?看到暮草间惊现了猛兽的互为撕咬,便凫趋雀跃,误以为众望所归的篱笆即将筑成,甚至以为猛兽此后就要异化成佛,晨曦已然划破夜空……这实在只是一厢情愿。暮色的笼罩,只会比你预想的更为浓黑。

不论是黄狗咬翻了黑狗,还是黑狗咬翻了黄狗,究其本质,不过只是又一次的弱肉强食,又一次为所欲为的凸显,细加思量,其实鲜有可喜可贺之处。羊群受制于狼群,或是受制于鬣狗,在荒野里的宿命无疑不会有多少本质的区别。野墺的云淡风轻,本就不是猛兽所能咬出来的。

一粒老鼠屎即可坏了一锅粥,更可恶的不是这粒老鼠屎,而是不能提供有效保护的陈腐机制。在更好的保护机制成型前,你挑出了一粒老鼠屎,还会有第二粒、第三粒甚至是成把的老鼠屎来坏了这锅粥,暮色苍茫中,你面对的也将还会是难于下咽。篝火一丛,照亮不了整个荒野。

对羊群疯狂残害的豺狼该千刀万剐。促成了豺狼弱肉强食的离离野草呢,难道说对荒径深丛白骨累累、血渍斑斑就无关风月?在树冠层长期无视了荆溪泪流成河的鸣鸠猛禽呢,难道说对落红滴血、红尘泥泞就马牛其风?鸮心鹂舌一样也是鸣唱,唱得动听,并不意味就一定是好鸟。

喷溅的鲜血同样都是殷红的。从苍生平等、生命无价的视角而言,远山的高头大马并不比荒岛的雏鹰就来得更加生命金贵。倘使滥杀高头大马罪不可恕,那么虐杀雏鹰更须寻根究底。罪与非罪、法与非法,在荒野法则中当有同样的标准。生命不该因了皮毛的不同,便有贵贱之分。

普济众生在任何时候,全不像指李推张所渲染的如蹈水火。别说栖息在树冠层,就是落拓在草莽间,即便不济如呦呦麋鹿,若要徙善远罪,时时都在触手可及处。《菜根谭》曰:“士君子不能济物者,遇人痴迷处,出一言提醒之,遇人急难处,出一言解救之,亦是无量功德矣。”

荒野种种,难经推敲。故此看到羊群因了猛兽的相互倾轧便忘乎其形,甚而向壁虚造,我非但无法加入联欢,相反内心溢满感伤,又岂会随之以水济水?我们这次的夜行,或许远比预期的要更为坚忍。焦急祈盼荒野井然有序,可以理解,但寄望什么,也别寄望了猛兽的相互倾轧。

肉食者的互相扑咬,一定程度上或给你以快感,却不太可能给你的梦境带来果实的结成。猛兽血拼时挤压出的“正气”,在历史长廊中从来就不曾牢靠过。春色千娇百媚,非“救世主”妙手施与,而是群芳摇曳多姿的结果。天下光亮尚存,盖因是星星,放星光;是太阳,放阳光。

猛兽的相互倾轧,古往今来给荒野带来了深重的苦难,甚而直接导致了白骨和血渍的增多。设若我们只是满足于快意恩仇,无意于荒野规则的总体缜密,那么夜色仍将浓黑,流血不会停止,只是今天受害的是羊群,明天换作了鹿群而已。荒野众生的苦难,要延续到何日是个头呢?

荒野血债累累至此,并不是简单修补,要不要挑出老鼠屎的问题,而是要不要筑造有效篱笆,确实让众生免于恐惧和劫难,不再遭受狼群血腥侵害的问题。既然是开垦苍生共享的园林,那么飞禽走兽就该全是原野之上的主人,而非恶势力的奴隶。向往并追求光明的权利不可予夺。

是啊是啊,长夜漫漫,你我是这般茫然无助,宛若狼蹄下的一丛幽草。但请坚信了这常识:天,总是要亮的。莫把狼群当救星,不要以为猛兽的相互倾轧,就真能帮你什么。纵使再弱小,也请你坚守了净土,播撒了芬芳。多一缕纯正的花香,对夜行者而言,会多一分希望和鼓舞。

写于2012年4月28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112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其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413天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