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话说荒野的狼群和羊群

诗人说日子好坏都在心情。在奸宄竞逐、豺狼当道的荒野,不论是鹜落霜洲,还是雁横烟渚,飞禽走兽所能拥有的多是心绪悲苦或毛发悚然。羊群的惨状史不绝书,于今为烈,即便芳草如染,也无从感受春光的明媚。狼狈为奸的荒野给不了羊群暖春。春在何处?春在遥不可及处。

羊群当年听信了狼烟大话的结果,是在月转乌啼里总算明白了何谓引狼拒虎。在遍布了白骨和血渍的荒野,如狼牧羊早就不再是一种传说,而是以血泪凝结而成的现实。举步维艰的羊群在狼顾鸢视、赃盈恶贯面前,有苦难言,虽然羊口暴增,但还是异化成了行尸走肉或孤魂野鬼。

狼烟四起的荒野,鲜有清幽的梵唱,多有狼嚎鬼叫的声响。狼群在暮草间横行无忌,肆意凸显着狼心狗行。它们在涧溪里撒尿,在荒草上抹血,在丘墟中画圈……这是狼的,那是狼的,这里和那里都是狼的……羊群至此被步步逼退到了悬崖的边缘,汹汹而来的是无尽的狼吞虎噬。

狼群茹毛饮血,羊群咽苦吐甘,二者所排泄的都同样是粪便,狼群从来就不曾因为泽吻磨牙、三荤五厌就排泄出了黄金,或是从此走向长生不死。理想中的荒野狼群和羊群,本是可以同盘而食,并共享了风和日丽的,可叹狼群却一味信奉了桀贪骜诈,非得将荒野撕咬得血雨腥风。

狼群的凶残和下流人所共知。狼群继续以惯有的姿势放大凶残和下流,非但不会让荒野羊群确信了它的伟岸、仁爱或强大,相反会招致荒野弱小更多的疏远、鄙弃与憎恨。血债累累的狼群,在黎明之前一样是惊惧万状,它知道风吹草伏后,迎接它的极可能会是乱蹄的冲击和猎枪。

西伯利亚荒野的红狼经过人类长期的驯化,已由纯粹的肉食性动物演化成了杂食性动物,不但对人畜不再具有危害性,而且在牧羊和看家护院时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。传说土狼的繁种本也能免于灭绝的,而且能进化成狼犬甚至是绅士,可叹土狼的繁种愚顽暴虐,竟坚拒了进化。

试图用残暴和下流征服荒野的狼群,在肆无忌惮危害荒野的同时,已然忘却了土狼繁种的灭绝,更不记得了恐龙的不复存在,在羊群面前尤其爱自恃“强大”。其实狼群的獠牙和利爪,较之恐龙当年的所向披靡,又算得了什么呢?敢问恐龙今何在?不过也就是地层中的堆堆化石。

荒野的羊群虽然眼前计出无奈,但它们或会心悦诚服于一缕高贵的花香、一朵悠游的白云、一只优雅的雀鸟……也永不会在心灵和精神上真正臣服于狼群的残暴和下流。残暴和下流是荒野间一坨干结并遗臭了千年的粪堆,布满了鄙弃的尘埃,从来就不曾滋养出纯正并高贵的花香。

羊群排山倒海冲出恐惧的棘丛之时,就是荒野弱肉强食的结束之日。束身自好,或是自顾痴迷于嫩草的诱惑是没用的,只要荒野里还有狼群的存在,你在某天也一样可能会变得一无所有。当怒不可遏的羊群拼死抵抗,纷纷用羊角挑穿了狼腹时,荒野里将会是狼顾麕惊,狼奔鼠窜。

写于2012年3月26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080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其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381天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