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苍苔蠹壁,原来是座荒庙……

春风不度的荒洲绝屿自古不乏九关虎豹,茫茫梦境总是前门拒虎,後门进狼。雾隐乱山,草没荒冢。寒螀催唤岁无荒年、国无夭伤,在逆风恶浪中收获的也还将会是暮云凄黯。转动的是风车,板结的是冻土,凝结的是血泪。暮雨生寒,悲风伤春,暮尘中何曾有过真正的绮陌花香?

拨雪寻春,岂料惊见怒涛拍岸,愁肠万断。斜阳暮草间,又有一位披头散发、悬鹑百结的村姑,正坐在血污里饮泣吞声,细问始知,她竟也是遭了山上恶僧的蹂躏。吃斋念佛之人,竟有这等兽行?庙里的住持呢,也不管管么?村姑的泪眼望向累累荒冢,更是悲从中来,涕泗滂沱。

你有心要替弱柳轻云讨个公道,但尚未走出一箭之地,就被几个僧人打扮的恶汉拦住了去路,他们叫嚣着“此路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打这儿过,留下买路财”,将你按倒在草丛里,并把你洗劫一空。你怒道:“我要去告你们!”恶僧朝山上指指,冷笑道:“去告啊,去告!”

龙荒蛮甸就能为所欲为么?你怒发冲冠,见那山上败壁悬梭,石壁上有一栈道蜿蜒通向庙宇,于是拾阶而上,要找庙里的住持理论。路上你不时看到峭壁上有红色的石刻,什么“全心全意为山民服务”、“立庙为公”、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”等,目不暇给,直看得你头晕目眩。

红墙黄瓦的庙宇渐近,还是听不到钟鼓磬鸣、梵唱清幽。岚烟缥缈中,“斜阳老树,遗恨鸦声里”。轻轻推开山门,浓烈的腐朽气息朝你扑鼻而来,只见庙里败井颓垣,蛛网黏尘,苍苔蠹壁,一座座神像支离破碎……原来是座荒庙。这正是,“欲问紫髯分鼎事,只有荒祠烟树。”

瘟神殿内,鼠窜荒台,尘封丹灶,苔锁狼藉……问樵夫,问农夫,庙里的住持呢,到哪里去了?或曰云游去了,或曰泡妞去了,或曰钻入钱眼里去了……“山上森森吴相庙,庙前江水怒为涛,千古恨犹高。”凭吊完荒凉的庙宇,便见乱莎荒圃阴森在残照里,斜阳此际挂在了树梢。

樵夫说这原也道观参差,宫庙相映,这荒庙曾庙门若市,人流如织,可自从来了取乱存亡的酒肉和尚,蛊惑山民为之卖命,在这杀得血流成河,将庙宇抢去后,这庙就成他们的了,且成不迁之庙。庙里仗着养了武僧,廊庙无为,欺男霸女,远山近水自此坠入凶年饥岁,十室九空。

废垅荒丘能有什么新鲜事?山这边的世界和山那边的世界,实总体相同,“庙堂之上,朽木为官,殿陛之间,禽兽食禄;狼心狗行之辈,滚滚当道,奴颜婢膝之徒,纷纷秉政。以致社稷丘墟,苍生涂炭。”你问惆怅的山风:荒野的希望在哪里呢?夕岚无语,蔓草迷茫,猿啼鹤怨。

写于2012年2月28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053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其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354天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