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党国“反腐”大戏唱了几十年

一党独大的党国,政以贿成着,乔文假醋着。在“改革开放”的几十年里,历任党魁无不粉墨登场,个个饰演反腐先锋。可反腐都反了几十年了,到现在也还是“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、任务依然艰巨。”一路说“反腐”,沿途贪腐不止,党国“反腐”大戏就这样唱了几十年。

1982年,邓小平在《坚决打击经济犯罪活动》中谈及反腐斗争形势的严峻:“卷进经济犯罪活动的人不是小量的,而是大量的。”“这股风来得很猛。如果我们党不严重注意,不坚决刹住这股风,那么,我们的党和国家确实要发生会不会‘改变面貌’的问题。这不是危言耸听。”

1989年,江泽民在《党建》发文称:“确实有许多消极现象在发展、滋长。如果我们不真正解决好两手抓的问题,抓了一手,放了一手,或者一手长,一手短,对党内的消极腐败现象和存在的问题,长期不能解决,那么势必会影响到党的战斗力的发展,甚至有可能亡党亡国。”

日前,胡锦涛在十七届中纪委七次全会又“发表重要讲话”:“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,我们也必须清醒地看到,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面临不少新情况新问题,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、任务依然艰巨。我们一定要充分认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、复杂性、艰巨性……”

从这些党魁如出一辙的党套子中,人们不难认识到这样一种现实:党国的腐败程度惊人,从邓小平时代到江泽民时代,到胡锦涛时代,腐败如同传家宝,在贪腐大国代代相传,而且已是病入膏肓,从未得到有效根治。党魁也曾认识到这样腐败下去危如累卵,“有可能亡党亡国”。

于是你方唱罢我登场,就同一群江湖郎中,围着一头死马,非要将其当作活马来医。然而医来医去,这头死马不是活蹦乱跳了,而是尸臭越来越浓了。“当前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面临不少新情况新问题,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、任务依然艰巨”,等于是说白忙活了一番。

“我们一定要充分认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、复杂性、艰巨性”,这就是说,你不幸投生在党国,那就得耐心了再耐心,俺们这种左手监督右手、上级监督下级的老戏法,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虽没派上用场,但你耐心候着,若等到地老天荒等到胡子发白,兴许俺们就让反腐奏效了。

进行的只是反腐而已,又不是进行的什么星球大战,可凡是在民主国家一蹴而就的事,一落到党国的地头上,就八成会是个老大难的问题。就像是年年抗涝年年涝一样,党国几十年来都在煞有介事地说反腐,且有报道在高喊“反腐效果明显”,但就是年年反腐斗争形势依然严峻。

干好干坏一个样的党国,干和不干一个样的党国,权力得不到有效牵制和监督的党国,没事偷着乐,在反腐这件事上,也像是在实验室里玩儿似的,爱往烧杯里倒点啥,就随心所欲倒点啥,已把中国给“实验”了几十年,口水反腐至今,自我承认没辙,配制不出除却腐败的药剂。

天下本有药到病除的良方,而且经民主国家普遍试用后,效果奇佳,但党国撇开这类良方不用,非要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一边恐惧庙堂之上的特权会不翼而飞,一边又搔首弄姿秀着反腐,这就难免反腐斗争形势依然严峻。七大姑八大姨的同在一口金锅里吃饭,这反的哪门子腐呀?

于是有官员纵使贪下了一座城池,党国也能板子轻举;“天子脚下”的冤民张袂成阴,各级党官跟瞎了聋了一般,能长期默许纵容公权杀人、整人、抢人;冤民需到“敌对势力”的网站上去陈述冤情,或是被逼至联合国总部的门前去喊冤……凡此种种,都能得到“合理”的解释。

“维稳”经费高于国防开支,表演“反腐”更是矫情。用纳税人的血汗堆出来的“稳定”,譬若粪中之蛆,尽是贪赃枉法的恶臭。中共为一党之私罔顾国家安全,公然倚重腐败至此,将衍生出多少贪腐的链条?将导致怎样的人权状况恶化?重金“维稳”的本身,就是群体性腐败。

中国在专制的泥泞中已先后挣扎了几千年,每个朝代都有不同程度的腐败存在,但还没有哪个朝代像现在这样,会“腐败范围从经济政治司法领域浸染到社会文化教育领域,并出现了跨国境‘外向型’腐败,对人民群众利益与社会和谐稳定造成严重损害”(见社科院相关报告)。

问题的症结在哪?问题的症结在于“四不像”的体制,是古今中外最无厘头最坏的体制,而且是最缺乏责任概念的体制,当权者在“江山轮流坐”中,既不像皇权时代的统治者对权力根基心存本能呵护,在无监督中也能坦然混过任期。倘若真想管事,何至于对贪腐泛滥束手无措?

现在不是“有可能亡党亡国”的问题,而是已然亡党亡国。一个在人民的千呼万唤中,像鸵鸟般把脑袋扎进了沙堆里的政党,一个自甘堕落、在公信力上已是“臭大街”的政党,和已经亡党在本质上有何分别?何不问问那些有冤无处申、欲哭无泪的冤民,国在哪里?国已经亡了。

党国“反腐”的大戏就这样唱了几十年。任何大戏不论唱腔出现怎样的变化,强迫国人“观赏”几十年,都会看腻的,何况这出大戏演到今天的结果,是“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、任务依然艰巨”。一党独大一仍旧贯的党国,不知要让国人陪着个犯罪集团说唱“反腐”到何时。

2012年1月11日写于漂泊中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005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,其故乡的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近300天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