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整人党还在杀人,而且是虐杀!

匪党还在杀人,而且是虐杀!我夫妇俩犹如被匪党再次逼迫成了乞丐。应部分网友的要求,我们拟开通网上银行的支付功能并注册支付宝,可折腾几天了,无法遂愿。每次按页面要求点击按钮,手机收到的都只会是几天前请求的确认码。这再次印证了我的电话长期被监听被控制。

我家被断网、断电视已是近300天。公安局是幕后操纵者,我夫妇俩当时在电信亲眼看到了公安给电信的红头文件,国保说:“他们(电信)执行的是我们(公安)的命令,必须执行!”这在法理和道德层面上来说,无疑是站不住脚的,不仅严重侵犯人权,而且也已构成了犯罪。

穷凶极恶的犯罪集团虐杀了我夫妇俩唯一的孩子,在国内传媒和网络公然剥夺了一个作家的表达权,之后甩出70万元人民币,用无声的语言说:这就是公道,这就是你的后半生!在食玉炊桂的年月,别说我夫妇俩靠这点钱怎么度过余生,若不举债,我们从去年冬季就会揭不开锅。

整人党治下的商业银行,能大笔贷款给社会渣滓去放高利贷,能贷款给赌徒们去豪赌。大肆挥霍民脂民膏的政客,也能动辄将几千亿元用于政治演出,或是在金钱外交中给异族送上巨额政治献金。唯独在逼我改行之时,在没有任何经济风险的情况下,不能贷点钱让我去另谋生路。

这套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商品房,不能用以抵押贷款,那么廉价售出总可以吧?然而不行,我们的座机和手机在售房过程中,明显受到控制,基本形同摆设。前段时间我夫妇俩被逼得上街摆摊卖房,公安找了个下三烂的借口,不仅将我关进铁笼8个多小时,而且还囚禁了我多日。

在这个人间地狱我夫妇俩走投无路,想办两本护照出国,可亡魂丧胆的中共当局又怕我出国之后,用一支笔写点文章就把他们给写垮了,有人明言我须在十年内不写文章,才能办到出国护照。即便我人在家乡,也无法安放一张书桌。漂泊前被迫在网上求助,仍然是遇到阻隔重重。

……

在这起持续多年的令人发指、明目张胆的政治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,能控制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……在中国谁能做到这些?只有整人党能做到。有鉴于此,我有充分的理由认定杀害廖梦君的幕后元凶就是整人党!

倘使这起虐杀学生的惨案不是你整人党所为,那么大可以责令相关方面拿出尸检报告和尸检照片,让世人自行去分辨,一个孩子被打成那样捅成那样,还能否“自杀”或是“不慎坠楼”。你整人党在中国一党独大,若在这件事情上真那么光明磊落,何至于装聋作哑并且讳莫如深?

我在而立之年就已出版著作多部,并且同时在多家报刊开设着专栏,在家乡我本是一个非常受人敬重的作家,可这次回乡定居,我夫妇俩却受尽无耻公权的折磨和凌辱,形同处在被虐杀的状态,只是杀人不见血而已。谁能控制广东和福建?只有匪帮能做到。匪帮就是迫害的源头!

这次我夫妇俩在漂泊中将会是危机四伏,有任何“意外”发生,都和整人党脱不了干系,都只会是匪帮所为!政法系统在近年迫害我夫妇俩的过程中充当了急先锋,倘使我夫妇俩在漂泊中会被失踪或被杀害,将来的民主政府从公安查起,从政法委查起,就一定能揪出幕后的黑手。

靠了血腥杀戮和政治诈骗起家的匪帮,当年是匪,到了老态龙钟时,还是这般匪气十足。在公然演绎用枪杆子对付笔杆子的过程中,在长达几百天的断网、断电视的过程中,在断绝一个作家的生活来源并绝其后代的过程中,诸如此类,全系匪类所为,何时真讲过什么法理和道德?

比我一家遭到这般迫害更可悲的,是匪帮或能横行中国一万年。这次网上求助,让我再次看到了人心的冷漠,到现在网民借给我的金额竟然不到15000元。这里面固然有匪类人为破坏的因素,但与世风日下、人心冷漠也是有很大关联的。“全球华人”的回应让我夫妇俩甚感心寒。

“全球华人”似乎只认得艾未未。要改变中国的现状,需要有越来越多先知先觉的海内外华人能够站出来,在并肩前行的过程中,怀有惺惺相惜的古道心肠。论悲惨,中国的异议人士没有谁比我更悲惨,论付出我也不比谁付出少。但丧心病狂的匪帮却能这般嘲笑着“全球华人”。

整人党还在杀人,而且是虐杀!我夫妇俩有不甘遭受虐杀的自由和权利,忍辱负重活着,以百般的坚忍迎接朝阳,卑微的要求在我夫妇俩不可予夺。因为迫害者的人为干扰,我目前所能提供的只有原先的账号,走投无路的我们亟需您伸出援手。是借!活着来日我就必如数奉还——

户名:廖祖笙

帐号:6216616403000216505

开户行:中国银行福建省泰宁县支行

银行编号:BKCHCNBJ720

写于2011年12月27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90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91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