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微博实名制背后的党权扩张

党天下上管天,下管地,中管生殖器,现又管上了网民说话用的是匿名还是实名。京城公布了《北京市微博客发展管理若干规定》,并要求微博网站在3个月内对微博用户进行规范。北京实行微博实名制后,处在“改革开放最前沿”的广东邯郸学步,也开始实行微博用户实名制。

微博实名制背后的党权扩张,在亮相时被“党的喉舌”刻意进行穿靴戴帽、擦脂抹粉,说是“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关于‘发展健康向上的网络文化’、‘加强对社交网络和即时通信工具等的引导和管理’等要求,按照中央的部署,根据我国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”实行。

看清楚了吗?北京和广东并非自作主张,而是“按照中央的部署”给微博缠脚。这说明目光如炬、精力过剩的党中央,仍嫌管得不够宽,已是注意到了微博成了网民新开垦的自留地,没有充分加强党的领导,于是有必要“部署”一下,把党权再度扩张,以免微博之上的党权荒芜。

在一党独大的“法治国家”,党权犹如汪洋中不受任何约束的八爪鱼,就这样无限扩张,把随处可见的触角伸向了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互联网是现代科技文明的产物,不是你共产党的私有物权,你管天管地倒也罢了,凭什么吃饱了撑的,又管上了网民说话用的是匿名还是实名?

中国的传媒多如牛毛,但无不处在“党的领导”之下,以至你看这份报纸和看那份报纸,并无太多的区别,总体上是同一种声音。遍遭阉割的国内传媒,在党的淫威下也早已不记得什么叫“铁肩担道义”。现在就连网民开个微博都要实行实名制,可见这个党何其霸道和不务正业。

微博实名制不仅是党权扩张的产物,也是国家恐怖主义在漫漫长夜中的再次不法延伸。党国的“震慑”橱窗上,已是摆满了因言锒铛入狱、因言丢了饭碗、因言遭到毒打、因言家破人亡、因言跨省抓捕等“震慑”标本。实行微博实名制,也就是要网民好自为之,言说时多多掂量。

实行微博实名制,就是说微博用户要自我嘴上贴封条,该说的说,不该说的你千万别图了嘴巴子的痛快,否则网警或国保随时可能按响你家的门铃,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党爷爷哆哆嗦嗦,这身子骨让你一说,就可能给说垮了,不道路以目,党爷爷还怎么“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”?

实行微博实名制是不够的。怨声载道的年月,就连尨眉皓发者都常在公园里、马路边成群扎堆,七嘴八舌说道乱世的狐裘蒙戎,故此大有必要“按照中央的部署,根据我国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”,迅速组建缝嘴队昼夜巡逻。把“多嘴”者的嘴巴一概给缝上,这样一来就耳根清静。

绝大多数的百姓看病难、上学难、买房难、申冤难、就业难,各级政府不能“按照中央的部署”,使百姓就此不再愁肠百结。互联网上有了微博这样的一个新生事物,便不仅“天子脚下”能拿到相关的令牌,就连岭南都能“按照中央的部署”卡脖子。好一个“按照中央的部署”!

而且是“根据我国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”勒紧微博的咽喉。那么,请依照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的法治精神,从即日起也实行贪腐实名制,包二奶实名制,五毛围殴实名制,杀人实名制,整人实名制,抢人实名制……即便是要实行党权的无限扩张,党权也该在法治的通道内行走。

在容不得异议的党国,实名言说会带来什么,我就是个“震慑”标本。写时评前我用多个笔名以文为生,其间风平浪静。用实名写作政论和时评后,换来了什么呢?换来了家破人亡,换来了求生不成、求死不能,换来了人在家乡都不能安放一张书桌,又得颠沛流离、四海为家……

实行微博实名制,意味着党权进行再度扩张后,党天下的人们在网上进行表达时,头顶高悬了一把假法律之名、行打压言论自由之实的利剑;意味着民意在画有无形方格的平台上,更加无法得到真实的展现,从而也在一定程度上封堵了下情上达的管道;意味着河蟹攻陷了微博……

写于2011年12月25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88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89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