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何不索性将航母驶向乌坎村?

“和谐社会”的不二法则是杀了就杀了,抢了就抢了,贪了就贪了,整了就整了。偏偏有个此前名不见经传的村子不信邪,村民万众一心,硬要试试胳膊能否扭过大腿,欲和“卖地政府”理论出个所以然来,结果自然也还是“鸡同鸭讲”,同时衍生了官民双方的这次相互示威。

乌坎的诉求十分卑微和单纯,“只想攞番田地,有田耕,有饭食”,虽有过浩浩荡荡的游行示威,有过在陆丰市政府门前的请愿,但村民在表达自己的诉求时,到目前为止仍然保持了相当程度的理性与平和,既没有不让政府的工作人员出入,也没有打死打残任何一个公职人员。

反观“卖地政府”在向人民再次示威时,则是穷凶极恶、卑鄙龌龊,不但驱使大量警察和武警长时间围困一个村庄,导致了这个村子的食物短缺,而且还闹出了人命。风雨如磐,《苹果日报》早前以《公安施虐 陆丰村民两死三残》为题,报道了乌坎村民在抗争中所经受的惨烈。

这已是“和谐”得无任何法理可讲了。“卖地政府”“偷卖土地”,并且将卖地所得“私吞”,已然伤及农人生存的根本,作贼时被近万个农民给当场抓住,这个作贼的“卖地政府”,不赶紧想着怎么去息事宁人,反而仗着执掌了公权力,肆无忌惮演绎强权,向失主反复示威。

分赃集团一向惯于袒护“自己人”。陆丰的官民对立不是发生一天两天了,也不是一周两周了,而是几个月时间已经过去了,广东省政府和中央政府在干嘛呢?目前尚无相关资讯表明,这些上级政府在此事件中有所作为。无尽沉默,是否意味着在默许“卖地政府”向农民示威?

对内对外向来两副嘴脸的中共当局,在外侮面前下的多是软蛋,在本国人民面前则动辄演绎强权压迫,已是把向百姓反复示威的各种套路演练得驾轻就熟。即便是京城召开个什么鸟会,也要动不动就出动多达几十万人的安保力量,俨然将访民当敌人,那又何尝不是向人民示威?

端着真家伙的警察和武警这次又充当了暴政的家丁,竟没完没了去围困一个村庄,搞得村民连食物都出现了短缺。在官民双方的这次相互示威中,反动当局向人民的示威已是占尽了上风。可怜乌坎村民还在与虎谋皮,仍然希冀中央政府或是广东政府能慈悲为怀,“救救我们”。

要将乌坎村民像二战时期的犹太人一样隔离开来,不让村民进出,当局其实不用浪费这般国家资源,只需在每个路口让人架起一挺机关枪,就一定能让乌坎村民驯服得总算明白了什么叫“和谐”。可这样一来,就显示不出当局的“人多势众”和“强大”,就不足以向人民示威。

既然当局横竖是要向人民示威,那么何不玩大点?何不索性将航母驶向乌坎村?“境外敌对势力”不是说泱泱大国的首艘航母已沦为一艘大型驳船吗?这就将瓦良格号航母驶向乌坎,看看到底是航母还是驳船。这不但能震慑了乌坎村民,还能一雪向索马里海盗空投赎金的奇耻。

只让大群警察和武警去围困乌坎,只搞出个“两死三残”,是不能让“崛起”的中国打出军威、打出国威的。水路不通就赶紧开凿出一条大河,索性将航母驶向乌坎村,把向人民示威演绎到极致,往后“卖地政府”再“偷卖土地”,就一定不会有人再敢叫嚷要“攞番田地”。

要么,就干脆砌一堵厚达30米、高达50米的围墙,不留任何出口,把不甘于被“偷卖土地”的乌坎严严实实围起来?天寒地冻的,弄那么多警察和武警去围困乌坎,当局当真作孽啊。就是要向人民示威,当局至少也得把“自己人”当人看,也还得羞羞答答讲点人道或是道德吧?

写于2011年12月20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83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84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