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2011年12月16日记事三则

■记事一 唯民主才能救中国

上午开始收到网友借给我夫妇俩的第一笔善款,金额为1000元人民币。感谢天下还有同胞间的惺惺相惜!回信致谢时,我写道:“我记下了您的邮箱地址,经济状况稍有好转时,我会联系您并将善款如数奉还。再次感谢您在这个寒冷的冬季,给我夫妇俩所带来的温暖,感谢!”

妻说网上借款一定要把握好幅度,起码得在我们的偿还能力范围内。不用她唠叨,这我也自会记在心里。在世风日下、人心冷酷的时下,我也没奢望这次的借款求生有多“轰动”。想到以文为生时,有时一个月光从报社拿到的稿费能达8600元,而今却……内心不胜悲凉和感慨。

为所欲为的极权统治能轻易改写一个人的一生,能叫你家破人亡,能毁掉你的家庭、事业和人生,能公然敲掉你的饭碗……想到在广州、佛山被当局逼迫为丐的日子,想到形形色色的迫害在大江南北的泛滥和蔓延……不由也想起我日前在文中写下的那句话:唯民主才能救中国。

■记事二 可惜台湾已阳痿

今天收到台湾总统府的再次函复。日前写作《廖祖笙夫妇向潘基文等借款求生》时,也给该府的民意信箱发出了这封信,把邮件标题改作了《廖祖笙夫妇向马英九总统等借款求生》。当时心里想,提贷款申请他们以“仅能作为政务支出”推托,向马英九个人借款,看他怎么说。

回复竟会是“感谢再次来信。所陈盼贷款乙节,由於本府预算之编列,仅能作为政务支出,无法另为他用,敬请谅察。”晕,这次我没说贷款啊,只说向马英九总统借款啊,马总统个人能掏腰包借一块钱台币给我是人情,不借是道理。是没看清楚邮件的内容呢,还是在装糊涂?

“希望贵府并未忘记故园受苦受难的子民”,想来一厢情愿了。被导弹给瞄准了的台湾,不敢展现它该有的阳刚,就连展现借出一块钱台币的人道关怀也不敢,不难理解。你共产党爱把谁当敌人是你的事,我夫妇俩求爷爷告奶奶至此,怎顾得了谁的政治取向?可惜台湾已阳痿。

■记事三 乌坎事件尽显黎明前的黑暗

乌坎事件无缓和迹象,相反有在进一步恶化的趋势。涉及人数如此之众的一个群体性事件,从9月份一直闹到现在,非但看不到正义得到该有的彰显,相反一再看到当局在对手无寸铁的农民公然耍流氓,足见这个国家现在已人心涣散,没人管事,乌坎事件尽显了黎明前的黑暗。

国家机器锈迹斑斑,这点不仅能从冤民在京城的呼告无果里看出,在这次的乌坎事件里也一样能看出。那些去围困一个村子的警察和武警扮演的,非真意义上国家机器的角色,而是暴政家丁的角色。只要这国家还稍微有一些人在管事,这事件也不至于闹到现在,并闹到这程度。

这是黎明前的黑暗。一个国家不会无休止在这种混乱无序的状态下前行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这国家或会发生一些大变化。他们所给出的放弃姿态,说明他们自己也知道,以目前的模式无法保障一个社会的可持续发展。在积怨如山、积重难返面前,他们自己首先就丧失了信心。

写于2011年12月16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79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80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