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在精神上加入乌坎的对峙

《苹果日报》13日以《公安施虐 陆丰村民两死三残》为题,报道了广东省陆丰市乌坎村村民在主张合法权益时所经受的惨烈。但反动当局的穷凶极恶,并没有让乌坎村民就此退缩,相反激发了更大的民愤。报道说,“目前村民仍与武警对峙中,不排除对峙行动进一步升级”。

时下的乌坎群情激愤,自发召开村民大会,誓言“血债血偿”。人头攒动中一个个高举的紧握的拳头,让人想起“土改”时百姓斗争地主、恶霸的场面。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与其说现在的乌坎是在与反向运作的“国家机器”对峙,毋宁说乌坎村民是在与官匪、恶霸进行对峙。

“当局偷卖土地、私吞约30亿元台币补偿费”,执掌了国家权力的那些人,不是去严厉惩处危及村民生存的贪官污吏,而是反向运作,动用“国家机器”去压制、绞杀手无寸铁的农民,这已是一点法理不讲,在事实上沦为了官匪、恶霸,将来共产党的垮台就会垮在这些人手里。

土地是农人赖以生存的根本。土地被“当局偷卖”了,补偿费没落入村民的手里,而是被权杖在握者“私吞”,这无异于在事实上将乌坎村民逼进了绝路,被逼至绝境的村民被迫走向维权,非但要不回本来就该属于自己的权益,反而遭到了铁血镇压。什么叫官逼民反?这就是!

在这样的一次官逼民反中,反动当局一如过去,再次占据了上风,不但闹出了人命,而且乌坎“成条村被包围”,整个中国和乌坎一样,也再次陷入了赤色恐怖,人人在这样的官逼民反中,共同见证了专制政权的不可理喻和放僻淫佚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抗争中的乌坎并不孤独。

专制政权虽长期站在舆论垄断的高坡上,但人心从来就不曾站在独裁者那一边,更没有站在官匪、恶霸那一边。好在而今已是互联网时代,好在并不是只有你共产党才有媒体。人世间的各种罪恶,不论怎样去掩盖,到头来只会是一场徒劳。罪恶在这个时代会被及时曝光和记录。

现代人即使足不出户,同样能围观这次发生在乌坎的对峙,世人都在看着陆丰当局怎么耍流氓,都在看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专制政权,在又一次的官逼民反中怎么收场。你在围观的同时,其实在心理上也加入了乌坎的对峙。这既是人性和兽性的对峙,也是民主和专制的对峙。

乌坎确实是一个觉醒了的村庄。当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亮出“反对独裁”、“还我人权”的旗帜,走向陆丰市政府时,这个此前许多人不曾听说过的村子,便也走在了全中国的前列,使人依稀看到了黑暗中的亮光。乌坎的村民不只是在为自己而战斗,他们在为你而战斗而流血。

唯民主才能救中国。乌坎的对峙,说到底其实是人性使然与专制魔兽的对峙。没有谁生来喜欢被掠夺、被压迫、被欺骗、被蹂躏、被杀戮,只要专制的魔兽还在这片邪恶的丛林里继续吃人,类似的对峙就会反复出现。体制的痼疾不除,“和谐”将永远是幻象,流血将不会停止。

旗帜鲜明反对独裁,毫不含糊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,是中国人的唯一出路。中国是全中国人民的中国,不是一党之私的后花园,更不是官匪、恶霸永无止境为所欲为的乐土。中国必须在世界通行的规则内运行,为了共同的明天,让我们今夜感同身受在精神上也加入乌坎的对峙。

写于2011年12月14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77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78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