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

贵州人权研讨会被中共当局恶意定性为“非法组织”,该会的所有成员在世界人权日到来前,被集体失踪。这给人以不少反思,也让人再次看到了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,实无固定标准可言。果然是“官”字两个“口”,豺狼当道,法与非法,全凭官爷的嘴巴子一张一合说了算。

我在12日中午致电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廖双元夫妇,3个手机号码无一能挂通,要么被录音告知“停机”,要么就是说“关机”,可见该会的所有成员,应该仍处在被集体失踪状态。被失踪俨然成了常态,豺狼当道,随意绑架匹夫匹妇,这在任何时期,都是无法无天的犯罪行径。

未在民政局登记注册的社团是非法组织,这是当局给出的逻辑。一个名叫中共的社会团体,也没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,也是非法组织。既然同是非法组织,就该都在被取缔之列。可当局发出过红头文件,说要取缔中共吗?没有。足见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,执行的是双重的标准。

中共这个非法组织,凭借把持着各种政治资源,在中国社会唯我独尊、一党独大,连个研讨、主张基本人权的社团,都要转动一下法与非法的魔方,不但要将该会的成员集体给失踪,还要“取缔”该会。这“取缔”的何止是个社团?它取缔的是人权,公然宣告的是与人权为敌。

事实上当局也一直在与普世价值和人权为敌。打压贵州人权研讨会,是中共一阔脸就变的再暴露。在野时,中共树起“解放全中国”的牌坊,忽悠得中国人杀中国人,在白骨累累间得了金銮殿,就能连人权都不讲了,连法与非法都可以随意模糊了,就这样把中国给“解放”了。

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,常令人啼笑皆非。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成员经常被失踪,该会却从未绑架任何一名中共党徒;中共当年搞暴力颠覆和政治诈骗,而今搞变相掠夺和盘剥,贵州人权研讨会推行的则是书生主张,结果是强盗未被定性成非法,书生反倒被装进了“非法”的箩筐。

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,常假借国家的名义掩饰其狰狞。为着玩儿震慑的把戏,当局隔三岔五把“颠覆国家政权”、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”的屎盆子甩得满天飞,好像国家政权无处不在。可当负屈衔冤的百姓哭号至首都,才惊觉国家早已沦陷,不知在哪能找得到真正的国家政权。

真正意义上的国家,法与非法会有一个固定的衡量尺度,国家政权也会固定存在,不会时隐时现;真正意义上的国家,国家意志必定会是全民意志的集中彰显,国民对国家大事也都具有评说权和表决权。豺狼当道,不但使法与非法缺失了唯一的准绳,而且也已祸害了整个国家。

写于2011年12月12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75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76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