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夫妇向潘基文等借款求生

——中国作家廖祖笙写给联合国及多国(多地区)首脑的第九封公开信

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阁下及联合国各相关机构、美国总统奥巴马阁下、英国首相卡梅伦阁下、法国总统萨科齐阁下、德国总理默克尔阁下、加拿大总理哈珀阁下、荷兰首相吕特阁下、意大利总理蒙蒂阁下、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阁下、新西兰总理约翰·基阁下、台湾总统马英九先生、香港特首曾荫权先生:

在令人发指、明目张胆的政治迫害中,我夫妇俩不仅痛失无辜的孩子,且长期遭到反动势力的百般折磨和凌辱,原本在我驾轻就熟的谋生之路,也被当局公然封堵。求生不成、求死不能的我们,走投无路,故将银行帐号附在信末,向阁下借款求生,望能得到阁下的垂怜和帮助。

生存既是人类的第一需要,也是每个社会成员与生俱来的权利。哪怕中共当局的老虎屁股摸不到,明天要把我家给满门抄斩了,作为饮食男女的我两夫妻,今天也还一样是要吃饭要喝水,要应付种种的生活开支。既然在党国呼天不应、叫地不灵,那么我夫妇俩就只有遍求天下。

当局对我一家的残酷迫害,早在我家破人亡前就已在若明若暗进行。孩子被杀害后,我迫于无奈在网上公布过一次帐号,当局为阻止我们接受网友的捐助,逼使我夫妇俩接受凶杀案的“协商解决”,很快封掉了该帐号。我夫妇俩也因此被逼得扛着党旗,在广州、佛山乞讨数月。

在顽皮赖骨面前,我深知文字难让恶棍从良。今年3月,我虑及自己去广东前,有过6年成功亦商亦文的经验,于是以房产抵押向银行提出贷款申请,但银行以我那次帐号被封为由不予贷款。我们要求相关方面进行协调,对方不予协调,反而幕后操纵,对我家断网、断电视至今。

我本是以文为生的作家,长期靠了写书、写文章度日,当时生活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惨案发生后,我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遭到当局全面封杀,在国内平面媒体再未发表过一个字,所写的文章得发表在海外流亡者开办的网站上,是一种完全为社会公义而进行的无偿写作。

我夫妇俩从去年冬季起就已是在举债度日。在以渴服马且愈演愈烈的迫害中,我们曾想变卖住房,以求换个生存环境,可电话长期被监听被控制,哪怕在街头贴出的售房广告没留电话号码,也不断被撕去。前段时间我被逼上街摆摊卖房,再次被当局关进了铁笼,并被囚禁多日。

我夫妇俩在故乡的人际关系,不时遭到当权者的人为破坏,已无法和故交、乡亲们有正常的交往,也不想花费精力去分辨哪个朋友、战友、同学、邻居又成了线人。在世事苍茫中,故乡在我夫妇俩的感觉,已是如此的陌生。我们决定在元旦前不论房子能否售出,都要离开故土。

我向阁下借款求生,是逼迫使然,是无奈,也是对黑暗现实的又一次血泪控诉。希望阁下从人道的角度出发,为我夫妇俩提供帮助,并看清这个国家在“崛起”的画皮下,无视人权到了怎样的程度。不是只有我一家沉陷在黑暗里,已经沦陷的中国,人民所流淌的是相同的血泪。

这个国家正被全无廉耻观念、道德观念、法治观念的黑暗势力所践踏。阁下若能走近中国,帮助中国,以任何可能的方式,促进中国在世界通行的规则内正常运行,不但是博大、道义、良知、爱心、责任的彰显,也是在为苦难的中国人民谋福,是对全人类幸福指数的有效提升。

廖祖笙夫妇向阁下借款求生。若阁下愿意助我夫妇俩度过难关,在借出善款的同时,请致函liaozusheng@gmail.com、liaozushenglmj@gmail.com、lzslmj@hotmail.com.tw。请务必让我夫妇俩知道是谁帮助了我们,请务必留下阁下的联系方式,以便来日我们能联系到阁下,将善款如数奉还。山不转水转,但愿某天我能向阁下当面致谢。

我把为求助特地开设的银行帐号附后,请阁下和海内外人士共同见证,这个帐号什么时候又会被中共当局给封了:

户名:廖祖笙

帐号:6216616403000216505

开户行:中国银行

感谢阁下为救助一对苦难的中国夫妇所做出的努力!遥祝阁下全家安康、快乐和幸福!

写于2011年12月11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74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75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