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中共无权箝制国人的生命自由

——中国作家廖祖笙写给联合国及多国首脑的第八封公开信

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阁下及联合国各相关机构、美国总统奥巴马阁下、英国首相卡梅伦阁下、法国总统萨科齐阁下、德国总理默克尔阁下、加拿大总理哈珀阁下、荷兰首相吕特阁下、意大利总理蒙蒂阁下、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阁下、新西兰总理约翰·基阁下:

中国成了一党独大的绑架对象,中共在方方面面表现得极不自重,在以各种恶劣手段箝制国人的生命自由。写这封公开信,我主要希望阁下在和中国的高层政客接触时,能多开解花岗岩脑袋,为他们传输相应的政治文明,从而使中共当局能学会自重,学会尊重人民的生命自由。

出入境自由是生命自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即便是一只麻雀,一只鱼虾,它也可以自主选择在哪片丛林或水域自由生活。而妄自尊大的中共当局,在箝制国人的生命自由时尽显流氓作派,持不同政见者以至活得不如一只麻雀或鱼虾,既无离开魔窟的自由,也无回归祖国的自由。

“天下第一大党”竟然心胸狭隘得容不下一点不同的声音!国门前常年蹲着一头拦路虎,只要你对中共的某些做法有异议,就“天然”失去了出入境自由。国内的持不同政见者,中共当局把住了国门不让你出去;在国外的持不同政见者,中共当局能公然长达几十年不让你回国。

这种恶劣且下流的做法,不但凸显了中共执政理性的丧失,也折射了中共当局在国际社会缺失契约精神,习惯于对外阳奉阴违。中国是《世界人权宣言》与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》的签署国,而宣言和公约明确规定:“人人有自由离开任何国家,包括其本国在内。”

这同时映现了中共的极不自重。从现代政治文明的角度来说,中共实质无权箝制任何国人的生命自由,因为它至今紧抓不放的执政地位,并非来自人民的选票支持,而是源于几十年前的暴力颠覆和政治诈骗。中共一直这样翻着老皇历过日子,强迫人民的选择只能是一锤子买卖。

中共强迫国民长期吸食“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”的精神鸦片,以求“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”,但稍具判断能力的中国人,都会知道这纯属强盗逻辑。纵使强行将这类强盗思维塞进宪法,也无改其劫持国家和人民的恶法本质。恶法非法,任何恶法都难得到国人的普遍心理认同。

中共在劫持国家和人民的同时还绑架了军警。它逼使军队长期服食“听党的话”的精神毒药,时常强暴法治精神,把执法机关变异成伪执法机关,以利于打压不同的政见。中国的异议人士在伪执法机关愈演愈烈的迫害中,都在不同程度经受着高压,并被强加了形形色色的悲惨。

中共当局凶狂箝制国人的生命自由,使国内外持不同政见的中国人流淌的是相同的血泪。流亡海外的持不同政见者,长期无法回国与家人团聚,这无异于在对其实施精神谋杀。当局断绝了我的生活来源,又不让我夫妇俩出国,这是在形同灭口,而且形同在对我夫妇俩进行虐杀。

人脑不同于电脑,如何拥有相同的程序?持有不同政见,是一种必然的人间景象,中共当局在这种必然景象面前,不是淡然处之,不是低调些,自重点,极力去扮演好服务国民的角色,而是完全不考虑它是否有权箝制国人的生命自由,表现出一副恶汉嘴脸,无起码的风度可言。

流氓进化成绅士的过程是这样的缓慢,这让任何一个指出中共当局病灶所在的观察者,都不能不渐渐失去耐心,发觉它的不可救药。也许是我们这些批评者人微言轻,也许是我们指诊的方法不对,而阁下不同,阁下能和中共当局平等对话,请阁下试试看能否将死马当作活马医。

感谢阁下为促进中国社会的进步所做出的努力!遥祝阁下全家安康、快乐和幸福!

中国作家 廖祖笙 专此谨呈

写于2011年12月9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72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73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