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血写的现实唤不醒泯灭的良知

一个国家一旦恶势力深根蟠结,黑云压城城欲摧,这个国家距亡国灭种或也就一箭之地。唐太宗说“民怨不除,乃国之大患”;《左传·隐公六年》说“为国家者,见恶如农夫之务去草焉”;于右任说“善不能举,恶不能退,利不能兴,害不能除”,是“亡国三恶因”之一……

捂住眼睛就以为看不见的党国,在媒体上展现的是春花秋月、莺歌燕舞,在现实中频现的是凄风苦雨、狐裘蒙戎。各种国家机器要么是锈迹斑斑,要么是反向运作,而今的中国俨然已沦为黑恶势力的乐土。当一次次血写的现实也唤不醒泯灭的良知时,足见党国已经是病入膏肓。

京城是个血城么?山东女访民杨秀芬和徐永峰,为抗议有冤无处申,日前在京西招待所要跳楼自杀。她们在下榻的5楼从窗口挂出3幅条幅,并抛洒出大量冤情传单,两人数次站在窗台上,当时的情况非常危险。后来警方动用了消防云梯,升空强行将杨秀芬、徐永峰的喊冤终止。

访民杨秀芬的丈夫杨全永因举报腐败,被恶势力残忍杀害,她“逐级告状”,“京城告状四年整,风风雨雨受欺凌,可怜天下青一色”,在走投无路中,她终于也像一些受到群体性压迫的访民那样,陷入绝望,要“留取丹心照汗青”,用生命让世人看清这个吃人社会的真面目。

不要以为这是某些人嘴上常说的“跳楼秀”。早在我第一次赴京上访时,就有在报社工作的朋友告诉我,有人亲见万念俱灰的访民,从天安门附近的红旗宾馆跳下,当场死亡。这类消息,海外的新闻网站时有报道。但血写的现实唤不醒泯灭的良知,红旗上不乏冤民血染的色彩。

在一次又一次血写的现实面前,党国主持正义的力量何在?靠了纳税人的供奉而存在的党国,其良知究竟体现在何处?入冬后京城街道两旁的树木,该又得到了精心的防寒处理吧?学者在“关注露宿街头的访民”,而所谓的“人民政府”,今冬对饥寒交迫者一如既往无动于衷。

在鸟声兽心的当权者眼里,一个个有血有肉、无可复制的生命,其珍视程度竟然不如路旁的草木,草菅人命至此,默许纵容杀人、整人、抢人至此,还有什么人类社会的良知可言?还谈什么“以人为本”谈什么“和谐”?异化成兽者,不会真正具有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思想境界。

一党独大的党国,饰非拒谏的党国,完全不存在党团竞争,长期以来缺乏有效的权力制衡和舆论监督,沐猴而冠者干好干坏一个样,干和不干一个样,哪怕治下存在着再血腥的现实,一手遮天的当局也只要驾轻就熟予以掩盖。如此这般,中国又怎会不俨然沦为黑恶势力的乐土?

“属地管理,分级负责,谁主管,谁负责”,以这般字眼糊弄蒙受了各种冤屈的人民,这等于是在公然宣告:京城可以抛弃一国之都的职能属性,可以放任各省区去胡作非为,公门中人也可以爱干嘛就干嘛,在百姓面前既能丢弃社会良知,无视律法,也可以不再要了道德传承。

于是就有了大江南北的怨声载道,就有了层出不穷的血写的现实,公权的良知也已然陷入了冬眠,没有谁能再将其唤醒……中共当局从而也沦为中国史上最失败最缺德的独裁者。这是一个千年未见的乱世,哪怕是在党文化一贯抹黑的“封建时代”,也不曾一地鸡毛成这副模样。

血写的现实唤不醒泯灭的良知,再次昭示任何公共决策的失误,都有可能导致某种程度的分崩离析。它同时折射了这个国家迈向民主的必要性。门肯说:“良知是心灵的声音,它警告我们某人正在注视我们。”缺乏制度保障下的良知,依凭的是自我坚守,而自律总是靠不住的。

写于2011年12月6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69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70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