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大陆作家廖祖笙向台湾政府申请贷款

马英九总统并台湾政府:

我是大陆作家廖祖笙。因在中共当局持续多年的残酷迫害中,我不但家破人亡,而且在大陆传媒和网络遭到全面封杀,曾长期以文为生的我无任何经济来源,夫妇俩在当局以渴服马的把戏里求生不成,求死不能,走投无路,故此求助于马总统与总统府,并向台湾政府申请贷款。

这是寄自沦陷区的求助信。就在我写作此函的当天上午,我的家里又来了3位中共当局的便衣警察,再次谈及我在境外网站的言说,使我又体会到了当局的高压。在这片沦陷已久的邪恶丛林里,为争取言论自由是这般的艰难,而我为争取言论自由和百姓权益已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中共当局勤于变相掠夺和盘剥治下百姓,对于这种做法我一直持反对态度,也为此写下大量文字,希望大陆当局正视百姓的看病难、上学难、买房难,结果无尽遭到或明或暗的残酷迫害。我一向品学兼优的独生子廖梦君在2006年惨烈遇害,绝人之后的恶徒时至今天仍逍遥法外。

与虐杀学生惨案相关的尸检照片和各种材料竟是不可示人的“国家机密”,家属、律师、记者等等均无法触及。传播媒介在通令之下噤若寒蝉,多家媒体在案发次日采写的稿件全部被尘封。当局公然关闭司法的大门,这起凶杀案在北京奥运召开之际,以高压手段“协商解决”。

我夫妇俩在心灵上创伤累累,从广东佛山回到家乡福建泰宁,迫害并未就此中止,相反来得更加公开化。因撰文评说了中南海的政客,我的住处曾被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包围,我被“取保候审”了一年;我不时受到警方骚扰;到今天为止家里连续被当局断网、断电视269天……

当局在以各种流氓手段逼我放弃写作。我被逼无奈,也曾想干脆就作个纯粹的贩夫走卒,以使家人少受一些惊吓,但在用房产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时遭到阻碍。万般无奈想要卖掉手头的这套住房离开故土,给自己换个生存环境,结果我为此又被当局关进铁笼,并被囚禁了多日。

当局常盘问我在境外是否有拿稿费,而不管我明天能否有米下锅,我夫妇俩从去年冬季开始就已是举债度日。遭到当局全面封杀的我,多年所写的文章,得发表在境外流亡者所开办的网站上,是一种完全为了社会公义的无偿写作。想像中的这些流亡者,也一定不乏种种的艰辛。

我夫妇俩在这种状况下面临着如何生存的现实问题。同时我妻子的年龄在一年年增长,中共当局灭绝人性的“计划生育”,使我妻“上环”了将近20年,在唯一的孩子被杀害后又不得不“取环”,但长期处在悲愤和恐惧中的她至今没怀上孩子,环境不变,极有可能再无法生育。

我知道台湾或不曾有过为大陆同胞提供贷款的先例,但我仍希望马总统和贵府能从人道的角度出发,为处在残酷迫害中的我夫妇俩破例一次,以使我在抵抗邪恶中获得力量的源泉,同时感知人世间还或多或少有温暖的存在。反动势力想逼死我两夫妻,愿天下人能让我们活下去。

我坚信中国大陆不会永远不见天日。我手头的这套住房,目前的市值在80万元人民币左右,不论有怎样的人为阻隔,总有一天能售出,房子售出时我即可偿还贷款,请贵府相信一个在黑暗中坚持追求光明的作家之人格。能贷款给我多少,请贵方在我的偿还能力范围内自由把握。

中共当局对内对外是两副嘴脸,能把几千亿元的民脂民膏用于金钱外交,能动辄给别国免债几百亿,但对治下百姓却是夺泥燕口,削铁针头。对我这样在文字层面或挡了其财路的批评者,在极尽迫害之能事,以求于经济上拖垮。被逼得向贵府申请贷款,是无奈,但非我的耻辱。

我近期在不时向联合国和多国首脑写信申诉,希望在外界的帮助下,可以让我夫妇俩办到出国护照,从而得以走出魔窟。若能自由出境,我最想去的是这两个地方:一是美国,因为我觉得美国是个伟大的国家;二是台湾,因为台湾和大陆血脉相连,在我夫妇俩不存在语言障碍。

人世间该少点剑拔弩张,多些鸽哨悠扬。作为一个同在默默关注着两岸形势的大陆作家,我希望台湾方面也能像我一样坚信:大陆人民一定会有挣脱黑暗的那一天,大陆也一定会有尊重民主、自由、人权、法治之日!让我们共同期待两岸的“东山别后,高唐梦短,犹喜相逢”!

最后回归到求助信的主题。马总统和贵府可在网上查询我的相关情况,以定夺是否给我以帮助。我希望在黑暗中能看到一丝亮光,希望贵府并未忘记故园受苦受难的子民。我在将这封公开信在多处发出的同时,也会发至中华民国总统府的民意信箱,请马总统和贵府查收。感谢!

大陆作家 廖祖笙 专此谨呈

写于2011年12月5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68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69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