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傀儡政府远赴马其顿哭坟

中共操纵的这个傀儡政府,常做的事情就是自家的祖坟都哭不过来,但总不忘千里迢迢趴倒在别家的坟头上,哭得稀里哗啦。这个傀儡政府事无巨细听命于党婆婆,经常随意抛洒民脂民膏,在国际社会扮演“散财童子”,对本国人民则是夺泥燕口,削铁针头,实行残酷的压榨。

甘肃接送幼儿园孩子的校车于本月16日与卡车相撞,直接导致20人丧生。充当校车的面包车原本只能运载9人,当时却严重超载,硬是塞了64人。傀儡政府常说“再穷不能穷教育”,但中国教育至今存在着经费不足的状况。甘肃遇难孩子的尸骨未寒,傀儡政府此际做了什么呢?

傀儡政府所做的,是完全不顾国人的感受,远赴马其顿哭坟,宣布援助马其顿23辆校车。该车由郑州宇通汽车公司制造,公司一名销售经理称,此次中方向马国赠送的校巴总价值超过1000万元。这和傀儡政府动辄为别国免债几百亿的“豪气”相比,此次哭坟,还只算是小儿科。

可即便只是这样一次小儿科类型的哭坟,它暴露的也是傀儡政府对内对外完全不同的两副嘴脸,它深深伤害的是中国人民的感情,网上已是谴责如潮。“此次援马校车将进一步改善马学生的学习环境”,但中国的孩子,依旧是破旧面包车里的沙丁鱼,随时可能再遭遇车毁人亡。

我在《傀儡政府势必成为“坏政府”》中说过:“在中共唯我独尊的中国大陆,所谓“人民政府”,实为共党利益代言人。政府的职能就是代表统治阶级实行政治统治,并管理社会公共事务。政党代表着一定阶级、阶层或集团利益,中共所推出的傀儡政府,有其鲜明的阶级性。”

今次傀儡政府远赴马其顿哭坟,同样表现出了其鲜明的阶级性。哪怕马其顿只是一个弹丸小国,但为了彰显中共执政的合法性,并使中共国在国际社会不至于显得太落寞,必须将马国纳入同一个阶级,奉上厚礼予以拉拢。而对于国内的被统治阶级,则仍然可以漠视其生存困苦。

在马其顿哭坟之后,傀儡政府会怎么哭自家的祖坟呢?“卖地政府”在权钱交易中成为第一个获利环节,房价一直以来居高不下;看病难的中国人,为了应对医院张开的血盆大口,常被弄得倾家荡产;一些女大学生为了应付高校的高收费、乱收费,在不得不含泪典卖着自己……

这个傀儡政府能动辄几百亿地将民脂民膏送给别国,但对于本国的贫困学生却是另一副嘴脸。新华网早前就有消息说,广东省四所部属高校的助学贷款,迟迟没有到位,学校和贫困学生普遍反映办理助学贷款的程序过于繁杂,有的学校为办好一笔助学贷款,要盖70多个“章”。

他们用70万元人民币,“买”走了我孩子的生命权,并且试图同时“买断”一个作家的表达权。一个原本鲜活的生命,结果只是换来了一套不能用以抵押贷款,不能卖出救急的商品房。我夫妇俩从去年冬季就已是举债度日,万般无奈中,只能一次次向联合国和多国首脑求助……

这个长期被中共操纵的傀儡政府,就这样一路选择性失明,世界各国的苦难它看到了,但本国人民的苦难它总是看不到。来自官方的数据表明,截至2009年底中国累计对外提供援助金额高达2562.9亿元人民币,其中无偿援助1062亿元,无息贷款765.4亿元,优惠贷款735.5亿元。

傀儡政府对外表现得这般财大气粗,对内却是一钱如命,铢施两较。在青海玉树地震灾区“赈灾”时,当局“每人每天发放10元人民币补助金和1斤成品粮”,仍心不甘情不愿,算盘打得甚响,竟规定“救助”对象须是“因灾无房可住、无生产资料和无收入来源的困难群众”。

傀儡政府这次远赴马其顿哭坟,使中国的纳税人再次看清了自己供养的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政府。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“人民政府”,它更乐于讨好和服务的,是异族;它所忠诚和听命的,不是本国人民,而是一个专制魔兽。它并不真正具有人民的属性,而是明显带有傀儡性质。

写于2011年11月27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60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61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