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好一个“照顾大家的舒适度”

党国对内对外向来是两副嘴脸。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日前答记者问时说,要保持亚太地区的持久和平,各方要做和平、稳定、繁荣的维护者和促进者,相互尊重,平等相待,和谐相处,共同发展。亚太地区要从本地区的现实情况和历史经验出发,充分协商,照顾大家的舒适度。

外交部发言人通常情况下就是党国的代言人。在谈到国与国之间的协作与相处时,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宣导要“相互尊重,平等相待,和谐相处”,要“照顾大家的舒适度”,可见党国在世界之林中,也有被尊重的需要,有安全感方面的需要,同时还有“舒适度”方面的需要。

党国一直行的是暴政和惰政,对外却是希望“照顾大家的舒适度”,其对内对外完全不同的两副嘴脸,在这般答问中再次悄然暴露无遗。高举专制铁拳的中共当局,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,不曾确实考虑过国民的“舒适度”,但能脸不红、心不跳地寄望洋大人给其“舒适度”。

中国人民从未推选或邀请中共主持国家事务。中共到目前为止,还在俨然以中国人的“天然主宰”自居,并不是因为它拥有了国人的选票支持,而是因为在暴力颠覆和政治诈骗中,抢得江上骗得江上。尽管极权统治使国人普遍感到不适与不爽,但这并没有让它的吃相有所改变。

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党国既然在向洋大人索要“舒适度”,希望能“充分协商”,那么何不在镜子之中照照自己,你一党独大到现在,全面垄断着各种政治资源和社会资源,这与国人有过“充分协商”吗?这经过了全体国人授权吗?国人在极权统治下,有“舒适度”可言吗?

国与国要“相互尊重,平等相待,和谐相处”,任何一个政治团体也要懂得自重,并学会与国民“相互尊重,平等相待,和谐相处”。但为所欲为的中共当局,却是这般无视人权,岁岁年年在任意排斥和剥夺着国人的各项权利和自由。大江南北怨声载道,官民对立正愈演愈烈。

无法想像一个不能和国人“相互尊重,平等相待,和谐相处”,在方方面面不愿给国人以“舒适度”的党国,在国门之外又怎么能确实与别国“相互尊重,平等相待,和谐相处”,又如何会要到它所想要的“舒适度”。治国技穷至此,却总嚷嚷世界和平或地区和平,滑稽可笑。

人类都会有生存的需要,安全感的需要,以及被尊重的需要,党国可曾确实满足了国人的这些需要?“历史经验”说“立国,先须存民;国家富庶,先须百姓衣食有余。民怨不除,乃国之大患”,可党国长期逼使国人普遍喘息在五座大山之下,这也是在“照顾大家的舒适度”?

好一个“照顾大家的舒适度”!何不问问“在家坐牢”的陈光诚夫妇,他们舒适吗?何不问问在“1500万政治勒索”中焦头烂额的艾未未,他舒适吗?何不问问“生死成谜”已久的高智晟,他舒适吗?何不问问无辜的孩子惨烈遇害的廖祖笙夫妇,在残酷迫害之中,他们舒适吗?

去问问那些在血腥强拆中,失去了祖传家园,甚而失去了亲人的被拆迁户,他们舒适吗?去问问那些被当局关进了黑监狱或精神病院的访民,他们舒适吗?去问问那些只因表达了不同观点,就被鹰犬左一个传唤右一个传唤,甚至被强加罪名投入大牢的的异议人士,他们舒适吗?

不断人为制造人间苦难的中共当局,就这样硬生生将中国社会演变成了一个千年未见的乱世,但对外却还能不时念叨一些类似于“各方要做和平、稳定、繁荣的维护者和促进者”的陈词滥调,这太可耻了。当局自家的祖坟都哭不过来,还总想趴在别家的坟头上,哭得稀里哗啦。

“维稳”经费高于国防开支的党国,譬如《病夫治国》一书里所讲的,党官中应该也不乏神经官能症患者、偏执狂和精神病患者,这些人迟早会给中国带来莫大的灾难。内外交困、危机四伏的党国,向外索要“舒适度”,能舒适多久呢?一旦遭遇外来侵略,只怕会是不堪一击。

写于2011年11月26日(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“伟光正”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59天!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、断电视260天!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、相关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是“国家机密”!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!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“执法”机关非法剥夺!)